为战争叫好的都是傻逼

世界就在这样一个轻描淡写的上午基因突变,露出它张牙舞爪的狰狞模样。

俄罗斯驻联合国代表还在窗明几净的安理会上争辩,这不是战争,这只是一场特别行动。不知道大洋彼岸,正在慌乱逃往罗斯托夫的大批乌克兰难民,会怎么看待这句话。

而一些听不到远方哭声的网民,已经迫不及待开始为普京大帝唱起赞歌,仿佛在2022年的世界,大帝依旧是一个值得夸耀的词。

抱歉,这种人,真的都是傻逼。

 

民族主义和大国博弈的宏大叙事,已经把他们最后一点人性榨干,竟然能左手社会达尔文,右手恶心大烂梗,把自己的人皮换成一面俄罗斯国旗。

在他们眼中,没有天下大同,没有风月同天,只有近处的敌人和远处的敌人,如果他们能坦然承认自己是禽兽倒也罢了,他们却非要把冷血和兽性当作自我吹嘘的本钱。

 

无论从功利主义,还是道德主义,我都无法理解这些人的逻辑。

他们在为什么而欢呼?他们是在为卢布疯狂贬值、寡头掌控经济的俄罗斯人民欢呼么?还是在为边境狼狈逃窜、一夜之间流离失所的乌克兰人民欢呼?亦或是为了在世界经济动荡、股市直线下跌、全球化再次萎缩之下,无数艰难求生的普通百姓欢呼?

你们都不是,你们只是坏或蠢罢了。

 

战争,真的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它不是坐在沙发上刷刷微博,更不是在朋友圈转些烂段子,它是连坟墓都没有的尸体,是面对枪支举手哭泣的孩子,是永远等不回士兵儿子的母亲。

 

这是2022年,不是1914年。我们不该像当年少不经事的欧洲人一样,我们应当知道战争的代价。

当你躺在空调房里翘着二郎腿,连着WiFi刷微博、吃水果时,觉得打一仗挺好的,收拾收拾他丫的!让他们知道谁才是爹!

但你是否知道,你的空调和WiFi,你的微博和水果,是建立在人类无数暴力战争后,像金子一样珍贵又稀少的几十年和平上?

 

在那个一战宣布开始的夏天,全世界都为战争欢呼,巴黎陷入狂欢,人们上街大叫要打到柏林去,维也纳也热闹得像在庆祝什么节日,年轻人发了疯地想参军,谎报年龄也要上。

伦敦、莫斯科、布鲁塞尔、贝尔格莱德,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民族会胜利。

 

然后呢?战争就像一个无情的绞肉机器,绞碎了一千多万年轻士兵的生命,让无数普通人食不果腹、家破人亡。

不知道那些因枪炮或饥饿而死亡的人们,临死前回忆起自己曾经的狂热,会不会感到一丝后悔。

 

你们可能会说,战争都是有理由的,不得不打。但除了反侵略,历史上有哪一场战争是值得打的?

地缘政治,和民族斗争,在战争开始前都显得那么重要,显得那样的了不起,大家热烈激动到恨不得为它去死。

但等战争真的开始,死亡的名字一个一个摆到你的眼前,切实的饥饿开始撕裂你的身体,那些曾经你要死要活的荣光和口号,你可能一点都不记得。

可到那时,一切都晚了,战争机器的暂停键,政治家按不动,老百姓按不动,只有血和肉能按的动。可人类就是这么愚蠢的物种,永远重蹈覆辙,永远自相残杀。

你为秦始皇叫好,觉得他一统天下万世功业,那你愿不愿意生在秦朝,成为他万世功业下的一堆白骨?

你为普京叫好,觉得他「太刚了」、「不愧是大帝」,那你愿不愿意生在边境,成为现在无数乌克兰难民中的一员?

万世功业属于君王,属于后人,可唯独不属于你我。这个世界,不该变成只会为普京欢呼的世界。

历史无数次告诉我们,人们愤慨战争,并不能阻止战争的到来,而人们欢呼战争,战争就一定会到来。

脑中沙盘推演,我们人人都是君主,一旦战争开始,我们人人都是军卒。

 

不要做那个把人类推入深渊的傻逼。


子午书简 » 为战争叫好的都是傻逼

1 评论

  1. 就是有这么一大群无知的人,被灌入它们脑子里的糟粕所左右着,亢奋地向它们的周围喷着糟粕的站队立场,宣扬着立场那边的武力,道听途说地品尝着战争,并为之拍掌叫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