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多面海盗张保仔

小弟逆袭

张保仔是广东江门新会县人,约1786年出生,全家靠捕鱼为生。他的少年时光可以说是十分凄惨的。

他十一二岁的时候跟着父亲张义出海捕鱼,不曾想遇到了官兵的拦截。那些官兵看到渔船,如同恶狼看到肥肉一般,大声喊话逼迫他们交出保护费。

张义匆忙出海,身边并没有带银两,船舱里的海鱼也值不了多少钱,只能摇头表示没钱。恼羞成怒的官船猛冲过来,撞毁了他们的渔船,张义溺水而亡,而张保仔抱着块木板在海上飘荡几日,幸运地被其他渔民救起,此后靠帮别人打鱼谋生。

1801年,是15岁张保仔人生命运的分水岭。一天,他驾船出海捕鱼,撒网、拖网、倒鱼入舱……灵活的身手、潇洒的动作,被不远处大船上的一个壮汉看得一清二楚。

张保仔画像

壮汉一个手势,大船慢慢靠近了渔船。张保仔看到船上飘扬的“郑”字旗,并没有丝毫慌张,而是主动表达了投诚的意愿。

这个壮汉,正是威震南海的海盗红旗帮帮主郑一。当时的清政府实行闭关锁国政策,但依然无法阻止西方鸦片和走私船的入侵。

这时,海盗组织趁机发展壮大,以抢劫官船和西方鸦片船为发家致富的法宝。经过多年发展,逐步形成了黑旗、白旗、红旗、黄旗、蓝旗、紫旗六大帮派(亦有史学家提出,当时海盗分为黑旗、红旗、黄旗、蓝旗、青旗“五色帮”,作者注),郑一的红旗帮实力最为强劲。

张保仔虽然年纪小,但是有勇有谋,加上对清廷水师的满腔仇恨,打起仗来十分勇猛,渐渐得到了郑一的信任。

郑一与张保仔情如父子,郑不但把他提拔为帮中一名头领,还经常与他商量攻城拔寨的战略战术。张保仔为人又十分义气,很快就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1807年,郑一刚刚将六大海盗帮派组成联盟,就被一场猛烈的台风刮入大海,不幸溺亡。一时间,红旗帮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境地,面临着分崩离析的危险。这时,勇敢挑起红旗帮大旗的,是郑一的遗孀石香姑。

这个女人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同样出生于渔民世家,她的父亲被官府陷害,被关入大牢。石香姑主动给郑一写信,提出只要能救出父亲,她愿意落草当压寨夫人。

郑一早就看上了石香姑,于是派人劫狱,救出了其父。与郑一成亲后,她极力辅佐郑一,推动红旗帮的势力不断发展壮大,在帮中素有“龙嫂”之称,是掌握大权的二号人物。

郑一死后,在联盟中实力位居第二的黑旗帮帮主郭婆带立即跳了出来,不但提出要当联盟霸主,还要娶他觊觎已久的石香姑为妻。

面对着内忧外患的局面,石香姑虽然以郑一刚死、不宜谈婚论嫁等理由暂时搪塞过去,但她也知道,必须要找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帮她支撑大局。她的目光,放在了张保仔的身上,一步步将帮中实权让渡给张保仔。

在朝夕相处中,32岁的石香姑和21岁的张保仔越过了“义母义子”之线,变得“明为主仆,暗为夫妻”了。

张保仔掌握大权后,对部属约法三章:私逃上岸者立杀;私窃公物者立杀;对掳掠来的妇女强奸者立杀。还规定凡向百姓购买东西,须加倍付钱,如有强取百姓东西者立即处死。因为纪律严明,他受到了沿海群众的认可,被人称为“侠盗”。

张保仔和石香姑在长期的作战中,发现自身武器与西方商船有很大不足,于是夺取了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等船只上的军火,用以武装自己的海盗船。

逐步壮大的红旗帮,极大地威胁了清政府的统治,于是清廷不断派出水师,意图剿灭张保仔。官匪双方在珠江口一带,爆发了好几次大规模的海战。

张保仔他们的主要经济来源,是抢劫官府船只,以及来中国贩卖鸦片的外国商船。有一次,他带领上百条海盗船,围堵了18艘葡萄牙武装商船,打开船舱一看,里面堆满了葡人从中国掠夺来的金银珠宝。张保仔气得咬牙切齿,从此更加疯狂地抢劫外国商船。

描绘香港开埠初期场景的绘画

1809年9月17日,一艘满载着鸦片的东印度公司的商船,正向香港驶来。趾高气扬的英国人,仗着船坚炮利的优势,并没有十分戒备。

不曾想,当船只就要靠岸的时候,红旗帮的海盗船队高速驶近,将商船团团围住。海盗们从小艇登上商船,控制住船主,并把鸦片烟、火药等物资源源不断地转运下去。在交付了上万元的赎金后,英国人才将洗劫一空的商船领回。

恼羞成怒的英国人逼迫清廷必须剿灭海盗,并纠集清朝水师、葡萄牙舰艇组成联合舰队,于当年秋天,气势汹汹地向红旗帮的老巢——香港大屿山发起围攻。

张保仔和石香姑经过商议,整出了一套“围魏救赵”的好戏。他们先是把手下近百艘战船在大屿山外侧整体排列,摆开架势与联军进行硬碰硬的较量。

虽然联军兵力上占有优势,但是红旗帮火力威猛,在作战中也没吃太多亏。双方在海上对峙了足足9天时间。

这时,张保仔率领的海盗主力悄然绕过联军,一路杀到了广州城。眼看大本营要被海盗给抄了,联军只得仓促撤军。在9天作战中,红旗帮仅战亡40余人。

经过与清廷和西方列强的多次作战,张保仔的船队愈战愈强,拥有大小战船一千余条,海盗7万余人,成为横行南海的“黑色旋风”。当时即使是西方船只,也闻张保仔之名而色变,有的为保安全就乖乖交上保护费。

内外交困

张保仔将红旗帮引向兴盛之时,却也是滑向危险和困境之日。

1809年,张百龄任两广总督。他大力训练水师,不断提高作战能力。沿海地区守军整肃军备,遇有海盗船只靠近即以炮火轰击,使海盗船不能靠岸。

在旷日持久的围困中,张保仔遭遇了严重的生存危机。他们常年居住在海上,很难上岸休整;船舶被海潮侵袭,却很难得到修葺;而且储备的粮草坐吃山空,虽然手里有大量的金银财宝,却换不来一口粮食。

雪上加霜的是,海盗联盟内部分崩离析,有的甚至在背后捅起了刀子。1809年秋天,红旗帮与清葡英联军作战时,黑旗帮拒不出兵支援。

当年冬天,为破除清军封锁,张保仔率领船只试图闯入珠江口,被清军水师逼退。没想到郭婆带率领黑旗帮趁机偷袭张保仔,让他遭受了较重的损失。

恼羞成怒的张保仔,随后发起了对黑旗帮的猛烈进攻。侥幸突围的郭婆带,带领残部向张百龄投诚,受封为“把总”。他对海盗情况知根知底,几次随清军水师前往围剿,都让张保仔吃了大亏。

张保仔还遭遇了葡萄牙人的凶狠报复。1810年1月21日,葡萄牙舰队和张保仔的300多艘海盗船,在大屿山附近海面又一次相遇。

此时,张保仔的船队经过官府长时间围困,战斗力有很大损耗。在作战中,张保仔采取狼群战术,安排多艘小船围困同一艘葡萄牙兵船,企图用人数上的优势来取胜。

葡萄牙人则是发现一艘红旗帮供奉神像的大船,于是集中炮火击沉这艘船。当木刻神像在水面漂浮、一众僧侣纷纷高呼救命时,迷信的海盗人心浮动,纷纷逃离战场,张保仔惨败而归。

诸般打击之下,张保仔想到了“投诚”。

1810年4月20日,张百龄赴香山县外海芙蓉沙接受张保仔、石香姑投降,共接收海盗及妇孺17318人、战船226艘、大炮1315尊、兵器2798件。

张保仔改名张宝,授“千总”顶戴,保留30艘船只为私人舰队,留于广东水师效力。张百龄传皇帝旨意,赐张保仔和石香姑成婚。

投诚官府

自古以来,投诚的盗匪,能够平安终老的并不多。张保仔知道,只有拼命剿灭海盗,自己在官府中才能有地位有价值,才能确保自身安全。于是,他和黑旗帮的郭婆带“相逢一笑泯恩仇”,联合起来疯狂剿杀其他海盗帮派。

他们首先攻破的是黄旗帮。改换龙旗的张保仔战船,如入无人之境,很快就攻破了黄旗帮的老巢七星洋,剿灭海盗200余人。

随着一个个帮派的覆灭,张保仔与现存海盗中实力最强的蓝旗帮爆发了终极对决。

蓝旗帮覆灭后,剩余的海盗早被吓破了胆,只得“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一路向南逃去,最终流落至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地,一部分继续当海盗,也有部分成了当地农民。

自此,广东沿海一带活跃数十年的海盗基本被肃清,但西方列强的鸦片贸易却变得嚣张跋扈,凭着船坚炮利的优势如入无人之境,对中国的盘剥掠夺更为厉害。

张保仔靠着剿灭海盗的功劳,著赏戴花翎,迅速由千总衔擢升守备。张百龄又将张保仔破格提升为参将,调入福建。

1813年,已经38岁的石香姑,为张保仔生下了儿子张玉麟。张保仔工作更加卖劲了,又在福建沿海查禁鸦片中立下功劳,于1819年提拔为福建闽安协副将,官至从二品,独掌澎湖列岛的军事大权。夫贵妻荣,石氏被诰封为命妇。

1820年2月,林则徐专门给朝廷递上《副将张宝不宜驻守澎湖并请限制投诚人员品位折》。

嘉庆皇帝谕示军机大臣,认为张保仔本身为投诚人员,恐其旧性未驯,而且听闻该员常食鸦片烟、不知礼节、时有赌博奸淫讹诈逼吓之事,要求核查他的“劣迹”,并找借口将其调至省城。即使抓不到他的把柄,也要治他吸食鸦片的罪行。

1822年,官场失意、还因杀人无数而惶惶不可终日的张保仔,忽然得了一种医生都难以判明病因的重病,没过几天就蹊跷死去,年仅36岁。

香港维多利亚港的中式帆船“张保仔”号

张保仔半生在海上游荡,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关于他少年成名、壮年身亡的悲剧人生,敢于挑战西方列强的骁勇善战,“姐弟恋”终成正果的用情专一,以及数额巨大的藏金等传说,至今仍在流传。

(作者:王残阳)

看历史微信公众号:EYEONHISTORY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子午书简 » 多面海盗张保仔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