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抑郁症患者的自白 | 抑郁就是失去了所有感觉

小友(微信号:yosumn)说:有时候说多了我也挺气的!抑郁症不是不快乐,不是太空虚,不是玻璃心,更不是抗压能力差、受打击太大。

有段时间一位大学时代的好友来广州实习,在家中暂住一阵,临走前她在书桌上留下一张字条和一个纸袋,上面写道:“这里有一些抑郁药,我今后不用再吃。如果你有认识需要此药的,帮我转给他/她。可以省去昂贵的药费!”

对着纸条发了一会儿呆,我眼眶湿润。

尽管这只是一名确诊抑郁症的年轻女生在生命某个阶段给朋友留下的一张字条,但可能只有抑郁症患者亲近之人才明白,得了抑郁症的人花了多少努力与病魔相处,与自己共处,尝试过心理咨询、精神科、正念练习、旅游、戏剧、舞蹈等等方法。

我们必须努力去理解抑郁症,可能再努力也不为过。从数据上来看,抑郁症在世界范围内的患病率逐年升高,友心人联合发起人蓝枫在“朋友抑郁怎么办”的免费公开课中提到:

“据 2015 年的数据,中国重度抑郁症的发病率大概在16%左右,那也就意味着我们13亿人口,应该有超过七千万人以上的重度抑郁症患者。而且抑郁症患者中,有 15%-17% 的比例最终完成了自杀。”

但抑郁症不仅仅是一连串数据,而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他们在健康的时候能和我们一样嬉笑怒骂,但在发作的时候,即便他们更努力地去面对世界,努力试着好好过活,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灵魂漏了气,感觉到浑身能量被一丝丝抽走。

现实中,依旧有很多人无法区分抑郁、难过等感觉和抑郁症之间的区别,对于抑郁症患病的生理、基因等因素毫无了解,这种社会环境无疑也让抑郁症患者更难被人理解。如果你有一个抑郁症的朋友,请你务必要阅读这篇文章。作为朋友,他们不需要你帮他们处理抑郁,你能做的最好的事,就是让他觉得跟你相处时,他处在抑郁状态是可以的,是被接纳和允许的。

第一步,就是从聆听他们真实的感受开始。

当你得了抑郁症,你会发现很难向其他人解释清楚,自己到底在经历什么。你可能觉得,说出来人们也无法理解吧。为了试图推翻这道人与人之间无形的篱笆墙,外国网站 Healthline 上一些曾经历抑郁的男性女性分享了他们抑郁时的感受,这些心声也在试图告诉抑郁的人,你不是站在漩涡里的唯一一个人。

给希望了解抑郁症的你:

仿佛脑中噪音持续不断,我也想高兴起来,想起身随便做点什么,但我就是筋疲力尽,我什么也做不了了。我全身都在经受长时间的疼痛,即使走路都变得无比困难。从床上起来实在太难了,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上我都无法动弹。我恨我的抑郁症,就像一副健康的灵魂卡在了一具糟糕的抑郁躯壳里。

——Amy Grace Ulliott

戴着‘面具’有时比得抑郁症本身更耗费心力。我只希望我可以尽情表现情绪出来就好。

——Jess Massey

我为努力保持“正常”而感到彻底筋疲力竭。然后,然后我就去睡了个昏天黑地。

——Sally Lynne Van Kleeck

有一种潮水般的悲伤感,它从未离我而去。我的生命没有目标,我也不觉得我这种人值得变好。自尊这种东西对我来说仿佛根本不存在,而且我会和试图逐步恢复的自己对着干。

我已经抑郁了太久,根本无法想象不抑郁的人生是什么样的。确实,我按时服药、就诊心理医生,但我也会蓄意破坏自己的健康,因为我不认为自己值得更好地活着。我这样看待自己和自己恢复的可能,实在令人难过。

——Connie Forst

我竖起防线,免得人们同情怜悯我,但这样好累。我平时睡很多,但当我抑郁发作时,我睡得比平时多太多。别人发现我很累,但我甚至没有能量去向他们解释我不只是“又困又累”而已。我疲于假装一切都好,心情愉悦,疲于能量充沛地努力工作,等到周末再忽略所有的家务事……因为,我太他妈的累了,那简直是一场“无力感的旋风”。

——Beth Stanley

那就像最糟糕的病痛,每天,每分,每秒,都在继续,终止之日遥遥无期。

——Aaron Shotwell

它耗尽了我。我只想呆在床上,关着灯,不和任何一个人讲话。再也不能在工作时伪装下去,尤其在服务业。

——Scott Odum

我没有一刻不觉得累的。而且我还有胃酸过多、贫血、湿疹这些毛病。

——Jac David

我已经快淡忘曾经不抑郁的日子是什么样了。它就像我一个病怏怏的朋友,永远陪在我身边。我整条手臂和手腕上到处都是刀子割伤的痕迹。当我试图寻求帮助,他们只是在我的档案上添上一笔“什么什么障碍”,然后就叫我离开了。我带着所有这些伤痕,但我无法获取专业的帮助。医生的预约排号永远排到了几年以后。

——Le’anne Casey

看到这里,如果你还觉得抑郁症离我们太过遥远,我们还收集了一些友心人好朋友和读者的感受,他们有些在上学,有些已工作数年,有些在国内创业,有些在国外读研,他们都曾经历过程度不等的抑郁症。几乎所有人群都可能被抑郁击垮,这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别怕,你们都已足够勇敢了。

抑郁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呢?其实最大的感觉是失去了所有感觉,又伴随着深入心脾的疲惫无力。它刚来时,像是脚下突然变成一座黑洞、一口泥潭,即使用尽力气扑腾挣扎也只能看着自己陷下去——然后一切就开始了,仿佛被无垠的黑罩子包裹——孤零零看不到外面也看不到尽头,时常觉得自己似乎脱离了这个世界,周遭的一切已与我无关,也无法唤起情绪和感受。我也就成了一个飘荡游魂,生命的活力跟着它的意义一起从这躯体上隐去了。

近两个月的失眠几乎逼疯了我,身心的疲惫又掏空了我发疯的力气,停止与人交流,不再外出也难以进食,发呆成了主要日常,都是不想也没力去做。于是生理开始衰弱,头疼、手抖、迟缓、记忆力反应速度下降、无法集中注意等等躯体症状同样折磨着我,闭眼躺在床上却不能入睡的夜晚常常会想:也许已经不算活着了,然后又常常希望就此睡死过去,泪水无故沾湿枕头心里却感觉不到悲伤——反而只有一片空洞。那绝不会是想要再次体验的经历。

——Sherren Deer Conant

想死。这种感觉是平静的,没有行动力的。不是刀在心上雕刻,不是手把心抓皱了,而是在空旷的山谷里喊叫却完全没有回声。你跟你的环境都在熄灭。

——青葙

真的太累太累了,甚至算不清楚自己每天睡了多久,去咖啡馆这样的小事也会轻易放弃,回到家就会躺在床上,然后哭一个下午。晚上,希望家里人回来之后心情会好点,我只是不怎么想说话。

——纸拖鞋

我对着空白的文档,一句话都不敢下笔。写了一句又重新删掉,因为我觉得我永远写不出最好的那句话。怎么办,我对自己说,怎么办,这样不行。说着说着我就哭了。

那个时候一个人住,下午的时候非常安静,阳光透过窗子洒到我身上,可我依旧觉得寒冷。整个人在空荡荡的客厅枯坐一个下午,仿佛与世隔绝。世界对我而言就像海洋,而我身居其中唯一一个孤岛。孤立无援。

我开始早上起不来床,很早就醒,经常是莫名哭着醒来,睁眼后想到要出被窝面对这一整个世界我就感到害怕。后来迫不得已起床,只好给家人电话,我说我压力很大,妈妈说:你别去想就好了。可是没有办法不想,那些对自己的要求,那些完不成任务的后果,像幽灵一样钻进我的大脑,时时回想。

之后我开始每天早上打个电话给我的妈妈,电话接起来我就开始哭,一直哭好几十分钟。我跟妈妈说:妈妈你别担心,我没事,我好好的,我就是想在哭的时候知道还有人在我身边就行。我妈妈依旧说着无关痛痒的话,不过没关系,她在就好了。

那段时间,教授的每一个失望的眼神都被我深深刻在心里,瓶颈的时候就自己一遍遍地回放,刺激自己继续前行。然后像行走在刀尖,越走越疼,越走越狠。

——明燚

我突然堕入了一条黑河流,开始溺水,周围的山谷在崩塌。河面上的人都冰凉,我被吸入更深处;混乱而锋利的画面、语言和情感快速切割着我。那时候,恨与愤怒是唯一对抗着绝望、让我活下去的绳索。

——牟才

任何一件小事进入认知体系都在告诉我:你没用。因为你没用,你阴暗,没人喜欢你,你也不会做事,这么大了还在花家里钱,去死吧。做饭、吃饭是极大的障碍。吃饭就是要活着,活着很累。只有在晚上睡着的时候才会觉得舒服一些。对生活失去控制。对任何事情都不再有兴趣,没有性欲,看一切亲密关系都觉得自己不配有任何人关切,因为我太糟了。

——楚君

最后送一副小漫画给大家:如果用一般人面对抑郁症的态度去面对其他患者的话,会如何?

大概就是这些情景吧

如果这篇文章的读者中有人正在或曾经经历抑郁症,看完本文有些感受需要表达,也可以在下方评价或后台留言告诉我们,当然你也可以不说。不管你经历或将要经历什么,小友都在这里陪着你(心情不好欢迎关注友心人【微信号:yosumn】在后台调戏我~)。

图片均源自网络

-end-

— 一日一小变 —

趁着最近入秋天气凉快

去跑一次夜跑吧!

赶走那些抑郁

本文由友心人出品,转载前请联系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子午书简 » 抑郁症患者的自白 | 抑郁就是失去了所有感觉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