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专访 | 带你走进《老九门》制片人白一骢

剧透社【V片场】第四期

早年的电视剧工作让他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便决定在网剧领域尝试更多的创作突破,这必然不是挣大钱的路数,但《盗墓笔记》再到《老九门》,网剧让他有机会自己当制作人,这一步步走来,他有哪些鲜为人知的趣闻可以和我们分享?

今天就让我们近距离了解这位『网剧一哥』的故事。

(因为不能放视频,只好给大家放文字版的了,想看视频的话可以去剧透社的微信公号看)

Q:如何评价张艺兴,陈伟霆,赵丽颖这些年轻偶像的演技?

A:陈伟霆是个非常拼的演员,基本上动作戏都是自己来做,我们说看他耍帅,一天吊威亚要吊个几百次,这可不是谁都能耍出来的。

张艺兴的进步是我们都能看到的,从他入了组开始一直到拍番外,他无时不刻不在进步着,让人十分欣喜。

赵丽颖非常有天赋,有一种人是为演员而生的,她就是这样的人。

他们每个人都很努力,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

现如今年轻演员很多,但这其中还没有真正的演技担当,这几位当红的年轻偶像从成长路径上来说,在未来比别人更有机会成长成为非常出色的实力派。

Q:《盗墓笔记》、《老九门》、《鬼吹灯》,这些盗墓题材的网剧中都有您的身影,您怎么看这些作品?

A:我和三叔是很好的朋友,过去、现在、未来都还有很多合作。他作为一个作者来讲非常容易沟通,很大气。

《鬼吹灯》最早是因为腾讯拿了版权,我和腾讯有很良好的合作关系,当时算是被抓了壮丁吧,就这样介入到这个项目里去,当然我是很开心能和侯老师的团队合作《鬼吹灯》项目,我非常喜欢他们的团队,也是希望能和他们学习很多东西的。

Q:手握这样的大IP会有压力么?

A:这种『国民级』的IP嘛,你做好了是应该的,做不好那肯定就会被骂,《盗墓笔记》当时我也是被骂上热搜榜很多次(笑)

说到压力肯定是有,当然我们更想把压力转化成动力。

Q:您是不是对考古、历史题材有个人喜好?

A:作为一个职业制片人,在工作期间还是要摒弃个人喜好,更多去考虑这个作品本身的价值是否能够在市场上更好的体现出来。

Q:您如何看待书迷和粉丝之间,关于原著情节与改编作品有巨大差异的争论?

A:我认为一个作品它非常成熟,有论证过的成功,那为什么要去改它呢?在这个基础上,你必须做一些『适应性调整』。

一个是合法性调整,你比如说『盗墓』这个行为其实很简单,你挖开一个洞,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据为己有,这是违法的,可如果你是进去,防止坏分子破坏它,把它拿出来交给国家去保护起来,这个行为其实也是违法的,因为你进去这件事没有得到允许,但如果你是被迫的进去,这勉勉强强说通它是合法的,毕竟你的出发点是正义的。

第二个是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的差异调整,讲到《鬼吹灯——精绝古城》这部作品,书里面最开始只有胡八一一个人去昆仑雪山,到了一半王胖子登场去辽宁古墓,再往后女主角shirley杨才登场,这对小说来说没什么,但作为影视作品就没办法这样,要是《鬼吹灯》按照这个路子拍30集的剧,前十集只有胡八一,女主角到了最后十集才登场,观众是无法接受的,收视率也就完蛋了,这种调整其实也是无奈的,是文学和影视两种艺术的差异。

Q:现在网站都有弹幕,会有很多粉丝在您的网剧上面吐槽,您如何看待?

A:我觉得弹幕是个特别好的形式,我最早看弹幕是在07年,那时候我和合作的团队一块去看它,创作这个东西本身是固化的,可如果你能听到更多观众的声音的话,你就能知道观众在意的、感兴趣的点在哪。

我们作为创作者本身,是不能离观众太远的,弹幕算是给我们一个新的交流方式。

Q:热播的《老九门》里有很多的植入广告,这也成为了观众吐槽的一个点,您是怎么看这件事?

A:现在制作网剧的成本越来越高,其实已经到了一个制作方自己很难支撑的程度了,再就是爱奇艺现在播剧,很多时候也是赔本的,大家都在烧钱做这个市场,所以『植入』这件事对成本是有回补作用的。

这是一个『爱恨交织』的过程,爱的是它对我们创作提供支持,尤其是作为发行平台,要靠这样的商务来回补;恨的是它植入进来我们自己都不喜欢。

所以我们在《老九门》里面采用了个新的技巧,就是我们索性告诉观众这段就是在做广告,希望大家用一种戏谑的心态来看我们,尽量别让观众烦,不要排斥,希望这样能好一些吧。

Q:《老九门》之后,和三叔还有哪些合作呢?

A:目前正在拍《老九门》的番外,今年下半年还会启动老九门第二部,另外三叔的一部小说叫《沙海》,也会在今年启动。

Q:《鬼吹灯》的网剧在制作过程中有哪些故事可以和我们分享?

A:其实制作中间我们没有参与,我好几次想去探班,但实在太忙了一直也没去,我对这个项目是特别有信心,原因有几个方面:

一因为是侯老师、孔导这个团队我很认可,由衷钦佩,加上前期合作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们对于这个项目的控制能力,包括审美决策这些都让我觉得很有信心。

二是因为靳东,我和他也是多年的大学同学了,认识半辈子了,相比来说靳东的这一版,从质感上来讲可能和其他几部是不太一样的,他走的不是小鲜肉路线,而且胡八一的老干部形象又非常适合他。所以我还是非常期待这一部作品上线,希望能看到更多惊喜。

Q:《鬼吹灯》的改编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A:我们一开始也走了一些『弯路』,比如说怎么让女主更早的登场,最终我们找到了很合适的表达方式,孔导在里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整个《鬼吹灯》制作过程中,从侯老师、孔导团队介入之后,就做得非常顺利了,甚至有些比我们自己制作的剧都顺利。

Q:大家都知道,您是学导演出身,当年为了生计开始写剧本转行做了编剧,不知道您现在是否还对当导演有兴趣,或者未来有这方面的规划?

A:学导演出来之后肯定是想做导演的,其实在我做编剧五六年之后是回去做过导演的,但在我刚做导演前两年的时候,做得比较郁闷,因为我个人是玩摄影玩了很多年,对画面是比较偏执的,所以那时候比较痛苦,就觉得自己做画面的画质好差啊,本来这个画质在当时来说是正常画质,只是从发烧友的角度来讲我受不了。

所以当时就想,是不是尝试下做制片人能够改变这个状况。目前有些新的项目也在想要不要自己去拍,但这事没敢和我们团队的人说,估计说了他们会疯掉的(笑),所以想想就行了。

再就是我喜欢拍的东西它不商业,它是十有八九是赔钱的,哪天我自己抽了想去赔点钱的话,再去做吧(笑)

Q:编剧到制片,您是如何调整这种『创作者』到『制作者』或者说投资者的身份转换的?

A:这种转换其实都是被逼出来的,人有时候是没办法做太多选择的。我上学的时候算是很早玩电脑的,所以那会的身份是个修电脑的,经常帮着师哥们还有一些成了名的导演去修电脑,通过这个也认识了很多导演,所以那时候就会有朋友带着我去片场拍戏,做助理,做执行,算是很早就接触到了片场的工作,当时就觉得,当导演是很厉害的事情。

那会也是穷的没事干了,突然有师哥就来找我说这有个剧本你写不写,那当然写了,那时候你是没有的选择的,要不然就要跟家里伸手要钱了,有个事可以让你谋生了,你干不干,肯定干。

就是你的生活到了一个如果不去做事就只有呆着看天的地步了,你是没有什么选择的,那时候是有人找我写剧本所以做了编剧,如果有人找我拍戏,没准我现在就成了演员了(笑)

真正主动选择的过程没有那么多,但做到现在感觉其实每一步都挺重要的,像是安排好的一样。

Q:从《天龙八部》到如今《盗墓笔记》《老九门》,您认为传统影视剧与网络剧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A:我觉得两者之间没有本质的区别。从技术指标上来讲,电视台的指标现在是低于网络的,从画面上讲,网络现在信号传输可以给到蓝光的画质,其实就是2k了,但电视台最多只能给到1080p。

声音方面,网络能做到杜比环绕,电视台只能给到立体声。所以从技术上,我们在制作的时候肯定是以高标准去拍的。而且我一直也和团队说,我们不要去分网和台,你把爱奇艺、腾讯想成一个个电视台,把央视、湖南台想成央视网、湖南网,其实是一样的。

从制作角度来说,你会发现,电视台做一个剧筹备5个月,拍摄4个月,后期5个月,做完一年多了,然后排播再等半年,18个月你一个戏还没播出呢。

但是网站,8个月全部搞定,它会让我们创作生命变长。我觉得要说区别,这是两者之间最大的区别吧。

Q:网剧已经成为了目前影视产业的一大趋势,包括美国netflix出品的网剧不仅赢得了很多赞誉,在全世界也都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从一个从业者的角度,您如何看待中国市场未来面临的冲击和竞争?

A:Netflix这几年做的剧几乎部部都是神作,它是在自己付费网络通过付费来完成整个片子的发行,换句话说,最终决定你片子品质的是观众。

这个过程中,它会找一些人拍一个试播集,然后在电视网里做调查,和观众说我们要做这样一个剧,你是否愿意埋单?那很多观众说ok,我愿意买这部,那它就会开始制作这部戏,观众是支撑美剧制作下去的唯一动力,这个模式在美国已经很多年了,非常成熟,是他们工业体系里重要的一环。

但我们目前没有这样的体系,我们决定内容的是平台,不是观众。所以由用户付费,主导内容产出,才能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可能再有个一两年吧,我们能进入这样一种模式,我们才真正有资格说要做出美剧那样品质的东西来,现在所有这种说法都是吹牛逼。

Q:由于传统院线固有属性的限制,很多独立制作、小成本影视作品很难得到广泛传播,于是催生了诸如爱奇艺、乐视这样有独立宣发能力的网络影视平台,前不久,海尔小帅发布了『第二院线』平台战略,要扶持更多像您这样的影视人才产出更多优秀的影视内容,您如何看待第2院线的发展前景?

A:提到第2院线这个概念,我真的觉得很棒,应该这样去做,如果海尔小帅去做这样一个事情,你有非常好的硬件市场,再去做一个聚合的内容,这是个很厉害的一件事,我觉得这种事应该多做才对。

因为这样才能真正给大家提供内容上的选择。

Q:越来越多的网络发行,是否会对传统影院形成冲击?

A:我觉得电影院还会在,从本质上来说电影院更多是场景应用的场所,它是社交化的,但它可能不是以内容为导向的。

比如我们去电影院看一部片子,看完之后如果这个片子很好的话我会想办法搞碟,多次的看,甚至是某些段落单独拿出来看,现在实际上能完成这一过程的是网络。

这个时候你提到的第2院线,就挺好的,这是在内容上来讲,最重要的东西。深度用户连接内容的部分还是要靠互联网渠道来完成。

我在上学的时候就比较看好这一块吧,它最大的作用是解决我们主动和被动的问题,以往接收信息全是被动接收,但第2院线,互联网让你变成了一个主动选择的过程。

当选择权在自己手里的时候,谁还愿意去看你给我看的东西呢?我要看自己想看的东西。

Q:那你觉得第2院线是不是给从业者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A:我跟很多朋友也讨论过这件事,互联网发行,第2院线它更多的是给类型片提供了一个出口,比如说你做类型片、文艺片,甚至是小众片,它就可以让你直接面对你的观众(比较垂直)。

我们曾经做过一个算法,如果一个投资五千万的电影,它票房做到两亿的时候,每张电影票贡献的利润比其实是不如在网络上点播的利润比高的。所以我觉得对于类型片,文艺片这些在互联网上获得的机会更大。

Q:被改变的观影习惯,网络收费观看导致观众流失怎么办?

A:爱不看不看呗,我觉得如果这帮人非要免费的看,跟不看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荒谬的想法,大家可能看盗版看习惯了,觉得你凭什么要我看正版,事实是你凭什么看盗版呢?

你做这个行业大家都要自己去尊重自己,我们的片子在爱奇艺上线,我自己的会员都是自己掏钱买的,我觉得这个习惯需要养成。

你不付费也可以,那就看广告,你总得让我们有营收吧,总不能我们做一个片子,赔着钱让大家去看,那这个行业就做坏了,美剧之所以好,就是因为每一个看美剧的观众都在付费,所以制作公司就要对得起你付的这十几美金,我就一定要把品质做得很高很高。如果做得不高,你就直接收回去不再买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制约关系。

Q:在内容创业的呼声越来越高的当代,行业入口变得越来越低,会有更多的人投身到影视行业,您如何看待?

A:现在有更好的手段,让沟通变得更简单了,原来很多人苦苦找不到这样的渠道,但我觉得接口打开不意味着你的希望变大,好的人还是好的人,一千个作者可能还只有一个莫言。

真正的好东西还是在内容本身上。能走出来的人,还是那些有好内容的人。现在网剧提供了很多的机会,但机会是一方面,有没有把握机会的能力是另一方面。

现在想毕业的时候我没有做导演,如果那时候当了导演,可能真的是不幸了,因为我肯定做不好,那时候很多东西都没学会呢。

我读过《阿拉伯的劳伦斯》里面的摄影写的一个手记,你去看那个手记会觉得写这个的人真牛,特别有才华,实际上他是什么呢?他是摄影第二助理,文章里提到他已经做了七年的摄助了,当时他去《阿拉伯的劳伦斯》是有些犹豫的,当时有别的机会可以让他升到第一助理,但最后他还是选择去『劳伦斯』的剧组,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很感触,他们愿意花时间在工作岗位上打磨自己,我们现在就没有了,整个行业都比较浮躁。

我觉得大家还是应该多把时间放在内容上。

Q:《路边野餐》和毕赣火了之后,学院派和野路子的话题又引起了很多的争论,您如何看待?

A:首先我本人是个学院派。

上学的时候有个很有意思的经历,我的大学老师和一个综合大学的老师在一个座谈会上交流,综合大学的老师说我们是很有优势的学校,我们教学生思想。

我的老师回答很有趣,他说我们不教学生思想,我们只教学生表达,因为每个学生的思想是不一样的。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学生出来之后只有一种思想,我们需要学生有他们的表达方式。

学院派只教学生一种表达方式,它只是教你如何把一个东西传递给观众,把一个内容表达给观众。在这个基础上,『好学生』和『坏学生』的区别在于,『坏学生』会把这种表达方式生搬硬套的用上,能不能做好呢?能做好,但缺了点什么。

一个『好学生』就可能在这个基础上去做变化,就是我明白了表达是这样一个东西,那我能不能换一种方式去表达,打破原来的这个界定,形成一种新的表达语言,视听语言就是一种表达的模式,学院派教的只是其中一个方法而已,而实践出来的东西,并不是学院派给不了,只是,在众多表达方式中,选择了最简单的一种传递给你。

学院派会告诉你,哪些是最核心的点,是你需要表达给观众的,所谓学院派和野路子,你在家里自己去学,也能学成,最终是看你的理解能力和变通能力。

刚才提到《路边野餐》的导演,其实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比如说昆汀,他是录像带小店员出身的野路子,但他看了那么多学院派拍的片子,然后自己在这里面打出一套自己的野路子,最后他的作品成为学院派的教材。

所以表达方式做好了,这是最重要的。

Q:剧透社目前正在开展『v片场』线下影视沙龙活动,有机会希望能请到您前往参加,对于从业者和观众之间,建立更加密切的关联,开展更多互动这方面,您可否说说您的想法?

A:我很喜欢啊,作为一个曾经被骂上过热搜的人,我很喜欢这种和观众面对面交流。

看弹幕你会发现,有的地方他说的对,有的地方他说的不对,但弹幕你没法和他说,哥们儿,你说的不对,但面对面就可以。

按照创作的角度来说,你所有的东西都应该通过作品去表达,但有时候我真的很想去了解观众对作品是怎么看待的,他们对一个片子里最『care』的点在哪里。比如说《老九门》,到底是来看故事的,还是说我只是来舔屏的。我很想知道更多的观众真实的想法是怎样的,所以我觉得面对面交流挺好的。

Q彩蛋问题:您最喜欢的导演(偶像)是谁,如果见到他(她),您会说什么?

A:我比较喜欢(克里斯托弗)诺兰和大卫芬奇。争取不见(笑),因为语言不好沟通。

见了之后你要表达一个粉丝的心情,好像显得很low,不表达粉丝的感情又不对。所以还是不见吧,默默的看他们的作品就好(笑)

剧透社“V片场”——深度、深刻、深挖

– END –

微信搜索关注:剧透社(Jutou321)

每天牛逼一点点!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子午书简 » 专访 | 带你走进《老九门》制片人白一骢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