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制造奴隶》 | 普通人如何变成奴隶?

“奴隶?当代还有奴隶吗?”

“是的,此时此刻还有”

高中课文《包身工》你应该还有印象,上世纪30年代的资本家剥削看得人头皮发麻。

然而到目前,世界各地至少还存在着4600万的奴隶。

受害者中并不缺乏高大强壮的男人,这让人很难理解为什么他们一直受尽欺凌与剥削。

为了弄清楚人类是怎样做到在奴役自己的同胞,英国一支心理学团队招募了3名志愿者。

在24小时之内,

“雇主”通过扣押证件手机、恐吓,殴打等手段,

而且还有高强度工作,将这些志愿者“驯化”成奴隶!!!

他们惊讶地发现,“制造奴隶”实验过程远比想象中容易。

本次实验内容所有安排,都是来自被解救出来的受害者的真实经历!!!

(影片中找来了一位被解救出来的奴隶为我们讲述)

(经过模糊处理,但仍然触目惊心的受害者的伤疤)

1.开始:从躯体上控制“奴隶”

手机、证照全被没收,逃跑变得不可能


“奴隶”的一天从早上5点半开始。

“奴隶”需要交出手机、证照等一切通讯工具和个人证明。

收缴的这些资料一是用以控制受害者防止逃跑,其二还会被犯罪集团用于行使诈骗活动

拒绝交出护照的简被“雇主”大吼威逼

他们的食物被丢在地上,受害者得从地上捡起来吃

从这里开始,尊严已经开始被剥夺

奴隶主不断的说:吃!吃!捡起来吃掉!

为什么会有人愿意来这种地方?

受害者讲述了他们被诱骗的经过。

诱骗的理由就是承诺一个衣食无忧的生活。

然而这些简单的承诺,让挣扎在温饱线上的每一个人渴望前往。

他们到达之后才发现,环境比他们想象要差得多。

实验中,主试开始用粗暴的语言对待志愿者。(志愿者们的任务是种菜,实际上奴隶干的活比这个辛苦)

早上7点,实验开始两小时,志愿者的手已被冻红。

环境又湿又冷,但没有人敢擅自停下工作,因为这意味着回去得遭受毒打

此时受害者的意志力已经开始变弱

出于理所当然的本能,志愿者们开始想要逃跑,但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带去了哪里,能逃去哪里,也不熟悉周围的环境。

真实的奴隶中,还会考虑,没有钱,语言也不通,不知道逃出去之后,自己能做什么。

更担心自己逃跑失败被抓回来,接受更可怕的毒打

奴隶主早已控制他们的个人财物与身份证明,逃跑更是不可能的。

此时,志愿者已经“属于”奴隶主了。(在这个阶段主试的语气还算客气,但很快,真正的噩梦开始了)

此时受害者明白,自己的身体已经被控制了。

志愿者工作所在的农场招牌(下图图示显示是:草莓和奶油,而这些很可能是奴隶们在制造。)

据估计,有13000名奴隶在英国生活,许多专家认为,这不过是冰山一角,受害者常见于工厂,建筑工地和乡下的农场,遍布全国。

短片中多次出现以上文字,受害者就在我们身边。

2.心理被初步控制

大量的暴力对待,受害者因害怕而不敢反抗

下午三点半,志愿者们开始了第二项工作,整理废品。

随后,雇主把他的车子开了进来。“奴隶”必须为雇主洗车子。

简不小心将水桶弄破,于是她的工资因此被克扣了。

这也是奴隶主控制奴隶的惯用手段,使奴隶永远欠债

志愿者霍娜不小心把水溅到雇主身上,雇主生气地把霍娜逼到墙角,叱责她。

长期的武力殴打和叱责,会让受害者长期处于巨大的心理压力中。

此时霍娜的情绪已经崩溃

经过心理专家的干预,实验必须暂时中断

任何一丁点的反抗,都会被马上制服。

威胁甚至不限于自身,还包括家人。

雇主通过没收的手机等资料,能够知道受害者的家人的所有信息。

3.放弃抵抗,习得性无助

只有变得顺从,才能稍微减轻痛苦

奴隶就像商品一样,可以在各奴隶主之间买卖转手。

经过了2个小时的睡眠之后,志愿者们被粗暴叫起去到了一个餐厅,开始了下一项工作。

此时是晚上11点半。

雇主不满志愿者凯尔的工作效率,嘲讽凯尔是“身形庞大却很愚蠢”!

体型比雇主大上一大圈的凯尔低着头继续工作,完全没有意思愤怒的表情。

此时他的情绪已经麻木了。

供给极单调而少量的食物,剥夺睡眠时间,渐渐地他们开始停止反抗,反抗意味着痛苦。

在无助的他们看来,麻木地顺从似乎是能够避免痛苦的唯一方法。

有人会疑问,他们为什么不报警?在雇主的恐吓下,奴隶们轻易相信了,警察也帮不了他们。

“被殴打的次数越来越多,但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有一天,门口站了一个便衣警察,但我不敢接受他的帮助。”

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被告知当地警察都已被收买,以至于他们不敢接受警察的救助。

4.实验结束,但创伤没有

遗留下来的,还有持续的心理创伤,以及还没被解救出来的奴隶

实验结束了,志愿者们笑着说“终于。”

随后不到一秒,他们的头又低下了,表情恢复到了原来的痛苦疲惫

显然,“奴隶”的状态并没有随着实验的结束而结束。

本次实验的“雇主”跟志愿者打招呼时,

不过志愿者对于雇主依旧是:是难以掩盖的,真实的恐惧、厌恶情绪。

本次实验的所有主试,包括“志愿者”之一的简都是相关方面专家,

严格控制志愿者的体力劳动及精神折磨在可接受范围内,

志愿者们最后却还是对雇主有这样子的感觉:

即使你们和善的时候,你们还是那么令人讨厌。

短片以这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作为结尾。

24小时的实验结束了,在作为看客的小编看来却像过了好几天。

而那些被囚禁很多年的奴隶,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终点的,真正的受害者遭受的痛苦原比这次实验短片中承受的更多。

为了利益,人类奴役牲畜;为了更多的利益,人类奴役同胞。

从人变成奴隶,不用24个小时。

思考

斯坦福大学的前心理学教授菲利普.津巴多,他曾经做过一个类似的试验。

他在1971年的时候做了一个著名的斯坦福监狱实验(这个实验还被拍成了电影叫《监狱实验》)。

实验由12个人扮演狱警,另外12个人扮演囚犯,他们都是身心健康,没有入狱前科的学生。而这12名扮演狱警的学生,在那样的环境下,当他们认同了狱警的身份后,就会呈现出极端的暴力行为。

这个实验说明环境和身份对一个人行为的影响,在适当的环境与条件下,我们很有可能就会成为一个“施暴者”,也有可能变成一名“受害者”。

环境可以直接影响一个人的行为和思考模式。

《制造奴隶》的实验里,揭示了人性在成为奴隶的懦弱外,还给了你什么启发呢?

留下你的观点。


文:黄小希| 壹心理专栏作者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子午书简 » 《制造奴隶》 | 普通人如何变成奴隶?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