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普通人的 超级大爆发

世界上每天都会发生许多事情,但没有事情比普通人的超级大爆发更让人印象深刻了。

2006年,在加拿大魁北克省北部,一个妇女带着她的孩子们打曲棍球时,不幸遇上了一头北极熊,来势汹汹,为了让孩子们有时间逃脱,这位女士勇敢地徒手与北极熊搏斗,并成功坚持到邻居过来帮忙射杀北极熊。

2012年,美国弗吉尼亚州的一男子在修理汽车时,支撑汽车的千斤顶突然滑落,这辆超过一吨半重的宝马525型轿车将他压在车下。眼看自己心爱的父亲生命垂危,千钧一发之际,他的女儿——22岁的劳伦,竟然全力抬起了这辆宝马车,把父亲拖了出来。

在遇到危险时,普通人爆发出了超级能量,甚至连他们自己清醒过来时,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这真的让人不可思议。那么,这些新闻可信吗?一个人真的会有如此大的潜能吗?

超级人,不是超人

目前为止,这种超级大爆发事件还没有得到医学家们的证实,毕竟只有在生死关头,一个人才会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力量,如果模拟这样的实验环境,既不道德,也会让实验者处于危险中。但针对同样需要惊人爆发力的运动员的研究,或许会给我们一些线索。

拿这类事件最常见的模式——举起一辆车来说,这些超级大爆发的人据说至少举起过约一吨半重的车,这个重量往往是一辆普通家居小车的重量。这种类型的举重动作,在体育运动中,有一个类似的运动——硬举可以与之对应。做硬举时,运动员们一般会蹲下,然后举起一个杠铃,使它完全脱离地面。

硬举的世界纪录,由来自立陶宛的济德鲁纳斯?萨维茨卡保持,这个身高约1.9米,体重约180千克的壮汉,能举起约500千克的杠铃,他曾6次赢得美国“大力士”争霸赛的冠军。那么,普通的人能打败他,举起比世界记录还要重3倍的重量吗?

答案是可能不会。大多数的报道形容一个人抬起了一部车,可能言过其实。那个人可能只是抬起了一个车辆的某个部分,比如抬起了一个轮子,或者车尾的一角。由于其他轮子仍在地面上,会分散车的重量,所以这时,这位“超级英雄”所举的重量会远远小于整个车身的重量。此外,车辆的重量并不是均匀分配,比如最重的部位是车头前面中心部位的发动机组,人们通常救人时也不会抬这个地方。

这样,综合所有的因素来考虑,包括一个人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别人的勇气发挥的作用,研究者们推测,人们在极度爆发时,可能会抬起几百斤的东西,而不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几千斤。没有人会像好莱坞大片里的超级英雄一样,能毫不费力地抬起一部车。

虽然新闻有点言过其实,但对于并非是专业运动员的普通人来说,能突然抬起几百斤的物体,这样的力量还是不可小看。那么,为什么我们能瞬间力大无穷呢?

肌肉能量的潜力

一个主要的原因是,我们的身体或许比我们想象得更加强大。事实上,在平日的生活中,大多数人只使用了肌肉力量很小的比例。研究者们推测,普通人大概只用了肌肉力量的20%-30%,专业运动员在经过大量的肌肉训练,如举重后,能提高到60%。即使世界顶级大力士,也只能用到80%的力量。

为了避免我们伤害到自己,比如,如果我们肌肉承担了不能承担的重量,我们将面临肌肉组织撕裂,韧带拉伤,肌腱和骨头折断等危险情况,所以大脑会限制肌肉纤维上的神经元,控制肌肉力量的发挥。当我们用力过大时,大脑还会拉响疼痛警报,肌肉酸痛会让你自觉放弃更大地用力企图。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我们能突破这种自我保护机制,每个人都将有可能突然爆发出力量,这就为普通人的壮举提供了可能。

喷发的肾上腺素

像亲人被压到车底,自己被死神威胁,这种极端环境恰好能让人身体产生剧烈的变化,使人能不顾大脑的警告,超越肌肉自愿使出的最大力气。

比如在面临极端压力时,假如你的亲人被压在车下,你不想失去亲人的痛苦情绪会刺激下丘脑,这个大脑区域负责压力和放松的平衡。当它感受到危险时,它会发送信号到你的肾上腺,激活交感神经系统,让身体处于兴奋状态。这时腺体会释放肾上腺素(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这两种激素会创造一种身体紧急预备状态,帮助人们对付危险。这种情形下,人的身体会心跳频率加快,增加呼吸,扩大瞳孔,减缓消化,使得肌肉能够更快地收缩,从而产生更大的力量。

在这个应急反应过程中,让身体变得能忍耐极端情况的关键因素是汹涌的肾上腺素。肾上腺素的释放是十分迅速的,似乎是瞬间的,所以我们可以立即反应到处理危险的情形中去。它会从我们的肾上腺喷涌而出,进入我们的血液,并且流遍全身。

肾上腺素允许血液能更容易地往肌肉区域流动。这意味着肌肉里将会有更多的氧气,使肌肉能更快速地收缩。

肾上腺素还便于体内的燃料源(糖原)向燃料(葡萄糖)转化。这种碳水化合物能给肌肉提供能量,葡萄糖的突然爆发也让肌肉力量进一步加强。

在肾上腺素紧张喷发的过程中,身体的疼痛敏感会降低,直到人们稍微缓和时,才会意识到自己受了伤。比如在新闻报道中,一个男人从一个车下救了一个年轻人后,突然意识到自己嘴巴很疼,后来才发现自己打碎了8颗牙齿。在救人过程中,由于他完全忽视了自身的疼痛,才能更好地发挥肌肉的力量。

疼痛和疲劳是半幻想

人们能超级爆发的另一个原因是,虽然我们的肌肉在我们力气用得太大时,总是似乎在痛苦地惊叫着喊“停!”,但其实这不是肌肉的物理状态的反应,而只是大脑制造的一种情绪状态。很多情况下,为了避免人体受到损伤,在力气稍微大一点时,大脑就狡猾地向我们传达各种警告信息,所以在我们奔跑时,很容易产生腿脚酸痛的感觉,脑海里还会一遍遍回放:“我不行了,我快坚持不下去了”这类毫无斗志的话,但如果跑步真正到了身体极限,你将无法站稳而直接摔倒。

在普通情况下,大脑的这种警告可能会发挥作用,但在生死关头,个人强烈的动机可能在这类超级大爆发时间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对于那些面临死亡的人来说,如果你处于一种危险的情形,求生的欲望会让人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可能。

当然,如果爆发时间持续太久,身体的防御系统已被用在处理一个压力源上,完全忽略了大脑的警告,不仅人体的各个组织将受到损伤,而且这时人将更容易感染疾病,增加心脏病发病的几率。

本文源自大科技*百科新说2016年第8期杂志文章、欢迎广大读者关注我们大科技的微信号:hdkj1997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子午书简 » 普通人的 超级大爆发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