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电子战“元老”成“新贵” 通信对抗的最新内涵

通信对抗是电子对抗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指为削弱、破坏敌方无线电通信效能,保护己方无线电通信效能的正常发挥而采取的措施和行动的总称。

它主要包括:通信对抗侦察、通信干扰、通信电子防御。

通信对抗侦察主要包括无线电侦听和测向。无线电侦听是利用接收机截获敌人的信号以获取各种技术参数的侦查行动。无线电测向是利用定向接收和交叉定位等方法确定目标方向和位置的作战行动。

通信干扰是削弱、破坏敌方各种无线电通信所采取的干扰措施。通信干扰设备可以搭载各种作战平台上,有车载式、背负式、投掷式、摆放式、舰载式、机载式、弹载式、星载式等。通信干扰是实现通信对抗目的主要手段。由于通信干扰都要发射干扰电磁波,因而通信干扰属于有源干扰。其可分为欺骗性干扰和破坏性干扰两类。

通信电子防御是保护己方无线电通信效能的正常发挥而采取的措施。包括通信反侦查、反干扰、反摧毁等。

通信对抗是最早出现的电子战形式。一个世纪以来,围绕着时间、空间、频率,调制样式,网络结构等,通信侦察与反侦察,干扰与反干扰的斗争从来没有停止,现在已经达到白热化的程度。

通信方利用跳频通信不断自动改变发射频率,干扰方则实施宽频带监测、跟踪干扰。

通信方利用扩频通信把信号藏在噪声里,干扰方则采用相关处理技术截获信号并实施干扰。

通信方利用扩、跳频通信把信号藏进噪声里的同时,还不断的自动改变发射频率,干扰方则采用多目标拦阻式干扰。

通信方利用自适应天线技术,控制电磁波发射与接收的方向,干扰方则加大功率从天线旁瓣进入或采用分布式干扰。

通信方不断变化信号样式,干扰方则针对不同调制方式采用自适应干扰。

通信方不断提高发射功率应抗干扰,干扰方则采用空间功率合成技术进行窄波束干扰。

通信方改树型结构为网状结构,不断改变信息传输路由和提高抗毁性,干扰方则针锋相对追踪和攻击其网络节点。

通信方的信息传输和交换越来越多的依赖卫星,干扰方则重点发展卫星干扰技术,从而切断太空中的信息传输。

当前,一体化作战体系正在形成,包括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监视和侦察在内的C4ISR系统不断发展和完善,战场信息互联、互通、互操作,水平越来越高。有什么样的通信方式,就会有什么样的对抗手段。在信息化军队的通信系统已经达到网络化和数字化的今天,通信对抗将越来越困难,也越来越重要。

通信对抗是最早出现的电子战形式。从1904年俄军报务员利用杂音干扰日本舰队,到1914年德国舰队干扰英、法舰队与上级的无线电联络;从1931年我军在第三次反围剿中的无线电佯动欺骗,到1996年俄军利用电子战飞机上的通信侦察设备锁定进而击毙杜达耶夫,通信对抗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

2001年度,美国《国防报告》将太空和信息作为未来战争的两个制高点,下大力气改善太空、信息和情报技术,建立全球化的网络系统,把通信设施延伸到部队的各个单位,逐步向信息化军队迈进。美国国防部还将“网络中心战”列为未来美军主要作战样式,“网络中心战”通过将信息优势转换为作战行动优势,提高整体作战能力,通信对抗的作用和地位将随之上升。


更多精彩!欢迎关注“科普中国-军事科技前沿”官方微信(jskjqy)。

本作品为“科普中国-军事科技前沿”原创 转载时务请注明出处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子午书简 » 电子战“元老”成“新贵” 通信对抗的最新内涵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