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反疫苗运动的历史

这是一篇译文,有点长,但读过也许能让大家更多的了解“疫苗事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1. 在文章中你会发现,对于疫苗的误解由来已久,各国皆有。而且,核心的因素也是一样的:媒体的误导和煽动,公众的误解和愤怒,“砖家”的精辟的言论,权威机构的澄清和证明,争论和妥协,接种率下降疫情出现。。。这虽然并不令人开心,但至少让我们知道了,我们在这些尴尬的局面中并不孤独。?

  2. 读文章你会更了解预防接种中常被谈及的一些概念:侵权,反疫苗组织,防腐剂,硫柳汞,自闭症,不良反应,精神症状等等,了解他们的由来和前世今生。

  3. 原文作者最终认为,虽然时代变迁,反疫苗背后的思想和感情似乎一直没什么变化,有些悲凉。但我们至少知道,疫苗对于疾病预防的贡献和意义从未改变。而在推广和反对中走过,我们发现:疫苗质量越来越好,相关规则越来越完善,方法和手段越来越严谨,问题越来越少,健康越来越多。相信荆棘过后总有坦途。

反疫苗运动的历史

健康和医学学者们把预防接种形容为二十世纪公共健康领域最伟大的十大贡献之一。但是,对于预防接种的反对也由来已久,久到可能和疫苗存在的时间一样长。(事实上,在牛痘免疫接种前实践就已经在质疑声之中了)。

对于预防接种的批判有很多种观点,这包括:英格兰和美国在十九世纪中晚期对于天花疫苗的反对,以及由此产生了反对预防接种的联盟;还包括很多近期关于预防接种争论,例如关于接种百白破疫苗,麻风腮疫苗以及一种含汞的防腐剂硫柳汞的效果和安全性。

天花和英国的反预防接种联盟

爱德华?詹纳的牛痘试验证实了,一个孩子注射了牛痘淋巴液,可以保护孩子免于感染天花。在十九世纪初期,天花疫苗的预防接种逐渐普及。詹纳的发现在他的时代无疑是伟大的,但他们却很快遭受了公众的批判。质疑的理论多种多样,这包括了卫生的,宗教的,科学的以及政治上的反对。

对于一些家长来说,天花的预防接种本身就导致了恐惧和抗议。它需要在孩子的胳膊上刻痕并且注射来自已经免疫过天花一周的人痘中的淋巴液。一些反对者,包括一些当地的牧师,认为疫苗来自于动物,因此接种疫苗是“异教”的。而另外一些的反对疫苗接种者,他们对于天花疫苗的不满,反映了公众对于医药以及詹纳对于疾病传播的观点的不信任。一些怀疑者声称,天花是大气中的腐败分子所导致的,因此他们对于疫苗效果提出质疑。

最后,很多人反对预防接种,因为他们认为它侵犯了他们的个人权利。随着政府制定强制性疫苗政策,这种紧张局面进一步恶化。1853年的预防接种法案要求,对三个月的婴儿强制接种疫苗,到1867年的法案已经把年龄扩大达到了14岁,并增加了对拒绝接种疫苗的惩罚。这样的法规立刻招来了很多公民的不满和反对,他们认为他们自己有权处理他们自己以及孩子的身体健康的权利。在这样的强制法律之下,反对预防接种联盟和反对强制预防接种联盟产生,并且无数的反对预防接种的期刊涌现。

莱斯特镇是反预防接种运动的温床并且是许多次反对预防接种集会的聚集地。当地报纸是这样描绘集会的细节的:“前面有旗帜开道,一个护卫队形成了,队伍护卫着一个年轻的妈妈和两个男人,这三个人已经下定决心把自己送进警局接受监禁,因为他们孩子的预防接种。。。这三个人被无数的人簇拥着。。。三声真诚的欢呼送给他们,当他们进入警局,他们将成为其中的新鲜血液“。1885年的莱斯特示威游行是最著名的反对预防接种示威游行之一,有8到10万的预防接种反对者策划并上演了一场精心准备的游行,游行中有很多的旗帜,一口孩子的棺材,还有一座詹纳的雕像。

这样的示威游行以及广泛对于疫苗的反对,导致了研究预防接种的委员会的发展。1896年委员会规定,用预防接种来对抗天花,但是建议去除对于不接种的惩罚。1898年预防接种法去除了相关的惩罚并包含了“负责的拒种者“条款,因此那些不相信预防接种的效果以及安全性的父母可以拥有了豁免证书。

天花和美国的反对预防接种联盟

直到十九世纪末,天花在美国的爆发,这导致了疫苗接种运动以及相关的反对疫苗活动。在英国反对预防接种者威廉泰伯访问美国之后,美国的反对预防接种学会于1879年成立。另外两个组织,新英格兰反对强制接种联盟(1882)和纽约反对预防接种联盟(1885)年也相应成立。在几个州,包括加利福尼亚州,伊利诺斯州,和威斯康星州,美国反对预防接种者们展开了法庭战争,要求废除预防接种法案。

1902年,伴随着天花的爆发,马萨诸塞州剑桥卫生局要求所有当地居民进行预防接种对抗天花。当地居民亨宁?亚步森拒绝接种,他认为法规侵犯了他的权利,因为他自己的身体健康他自己应该是最了解的。而相反,城市对他提起了指控。在输掉了地方的判决之后,亚步森向美国最高法院提起了上诉。1905年法院支持当地判决,规定在传染病事件时该州可以制定法规来保护公众健康。这是美国最高法院第一次涉及各州在公共健康上的法律。

破伤风,白喉,百日咳疫苗(DTP)的争论

反对疫苗接种的观点和预防接种争论并不只限于过去。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一场关于DTP免疫安全的国际争论在欧洲,亚洲,澳大利亚和北美爆发。

在英国,反对声音来自于在伦敦的奥蒙德街医院对于体弱儿童的报道,该报道声称有36个孩子在接种DTP后产生了神经性症状。电视纪录片和报纸的报道把公众的注意力引向了争议。同时,一个游说组织,疫苗危害儿童父母组织(APVDC),进一步把公众的兴趣引向了DTP疫苗的潜在的风险和结果。

为了应对的紧随着疫苗接种率的下降,以及相应的三次百日咳的大流行。英国的预防接种和免疫联合委员会(JCVI),一个独立的专家咨询委员会,出面澄清免疫预防的安全性。虽然如此,公众的质疑仍在持续。其中,有部分原因是因为来自专业医学领域的意见并不统一。比如,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来自英国医药提供者的调研发现,他们并不愿意建议所有的病人进行免疫接种。雪上加霜的是,一位直言不讳的医生,疫苗的反对者,戈登图斯尔特,发表了一系列关于DTP相关的神经紊乱的报道,这引发了进一步的争论。作为回应,JCVI启动了全国青少年脑病研究(NCES)。研究涉及每一个2个月到3岁的英国神经性疾病的就医儿童,并且评价是否存在免疫接种造成的风险增加。NCES研究显示这样的风险是非常低的,并且得到的数据恰好支持国家的免疫接种活动。

疫苗危害儿童父母组织(APVDC)成员继续在法庭上诉要求进行认定和补偿,但是这样的要求因为缺乏DTP相关伤害的证据而被驳回。

在美国,争论开始于媒体对DTP的风险的关注。1982年纪录片,《DPT:疫苗接种轮盘赌》,描绘了所谓的免疫不良反应以及被低估的免疫接种带来的好处。与之相似的,一本1991年的书《黑暗一枪》,渲染了接种疫苗潜在的风险。和英国类似的,担心和愤怒父母成立了受害者宣传组织。但与此同时,来自医疗机构的反击更加强烈,这其中包括儿科学会以及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虽然媒体的煽动造成了几起对于疫苗生产厂家的诉讼,使得疫苗价格提高,使得一些公司停止生产DTP,但从整体上看,这次公众事件对免疫接种率的影响要低于英国。

麻疹,腮腺炎,风疹疫苗(MMR)的争论?

DTP疫苗争论之后25年,英格兰再次成为反对预防接种据点,这次针对的是MMR疫苗。1998年,英国医生安德烈维克菲尔提出进一步调查肠道疾病,自闭症和麻腮风疫苗之间可能的关系。几年之后,维克菲尔声称在投入使用之前,疫苗没有经过充分的验证。接下来,媒体抓住了这些故事,引发了公众对于疫苗安全的恐惧和混乱。

与此同时,曾经率先刊登了维克菲尔的研究成果的《柳叶刀》杂志,宣称在2004年不应该发表他的论文。英国的医学委员会,一个独立医生监管机构,发现维克菲尔本人在此事存在“严重的利益冲突”。他曾经收受一个法律委员会的酬劳来寻找证据来支持一起诉讼,而诉讼中的父母确信疫苗对他们的孩子造成了伤害。2010年,在英国医学委员会在几个领域对维克菲尔进行了惩罚之后,《柳叶刀》杂志也正式撤回这篇文章。维克菲尔在英国被吊销了医学执照,不再可以从事医学工作。2011年1月BMJ发表了记者布兰迪尔报道的一系列报道,有明确的证据显示维克菲尔通过伪造数据进行了科学欺诈,并且他希望通过他调查的几个方面实现最终的财务获利。

为了评估MMR疫苗的安全性,大量的调查研究已经验证,其中没有发现疫苗和儿童自闭症之间存在关联。

“绿化我们的疫苗“运动

硫柳汞,一种含有汞成分的用于疫苗的防腐剂,也曾经成为了免疫接种和自闭症争论的焦点。虽然并没有清晰的科学证据证明疫苗中小量的硫柳汞会造成伤害,1999年7月,美国公共卫生和医学组织以及疫苗生产厂商还是达成如下共识:为了防范未然,硫柳汞的含量应该在疫苗中进一步减少甚至消除。2001年,药品免疫安全审查委员会发表报道声称,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或者反驳,硫柳汞在儿童疫苗中会引起自闭症,过敏性注意力分散,或者语言障碍。委员会在进一步更新的一些报道称“更倾向于不支持硫柳汞疫苗与自闭症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研究者仍在继续不断的研究硫柳汞和自闭症之间可能的关联。今天,硫柳汞,除了在一些多剂量流感疫苗中可能还作为防腐剂有一些使用,在大多数儿童疫苗之中已经不复存在。

尽管有科学的证据,出于对于引起自闭症的恐惧,关于硫柳汞的关注依然引发了“绿化我们的疫苗”运动,一场去掉疫苗中“毒素”的运动。著名的珍妮麦肯锡,他的宣传组织“拯救一代人”,该组织关于治愈自闭症(TACA)的说法,已经率先针对此做了很多努力。

结论

虽然时代变迁,但就反对疫苗这件事情,其背后存在的无论感情还是深植于信仰的哲学,政治和精神,自爱德华?詹纳发明疫苗以来,似乎都没有什么改变。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子午书简 » 反疫苗运动的历史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