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与张作霖拜把子的另外七兄弟什么结局?

张作霖,东北著名人物,号称东北王,1928年6月4日乘坐的专列被炸毁,命丧皇姑屯。

俗话说的好: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要闯下一番大事业,天时地利人和可谓是缺一不可,而其中人和又是最重要的。

大名鼎鼎的奉系军阀张作霖可以说是白手起家,他的人生转折点可以说就是1910年的洮南关帝庙,在这里,他和马龙潭、吴俊生、冯德麟、汤玉麟、张景惠、孙烈臣和张作相七名志同道合的兄弟义结金兰,拜了天地!在七名生死兄弟的帮助下,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东北王!随后于1927年再次结拜,在多了七名义兄弟之后,牢牢地坐稳了东北王的位置。

然而这位东北王一年后就在皇姑屯事件之中死在了日本关东军的手中,他的整个势力也因此动荡不已,那么,他的这些义兄弟的结局又是怎样的呢?

老大马龙潭

这位德高望重的一代硕儒由于才能出众,虽然名义上是张作霖的大哥,但实际上却一直受到张作霖的猜忌和防备,甚至在1920年,就解除了马龙潭这位大哥陆军中将的军职,将他调离了军中,担任洮昌道尹辽源交涉员并总办辽源商阜事宜。然而即使如此,马龙潭也没有因此疏远了张作霖,仍然尽心尽力地帮助张作霖避免了与另一名结拜兄弟冯德麟的内战,以及尽力拖延了张作霖与吴佩孚之间的直奉大战。

在张作霖死后,马龙潭也一直都是尽忠职守,直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占领东三省,建立伪满洲国,此时的马龙潭无力回天,便辞去了一切职务,隐居四平。隐居的日子是贫苦的,然而马龙潭能忍受贫苦,不为日本人的高官厚禄所动,甚至让自己的长孙辞去了中满铁路局的肥差。

日本人知道马龙潭的民望极高,便擅自任命其为省长,并张贴布告,想以此逼迫马龙潭就范,然而马龙潭闻讯后到日本宪本队以头撞桌角,誓死不从!日本人无奈之下只能收回成命。

七七事变后,马龙潭的不少属下和好友都由于形势所迫加入了伪政权,并登门邀请马龙潭参政,对此,马龙潭一律表示:“你们愿意当汉奸是你们的事,我是宁死不从的!”

在不与日本人同流合污的同时,马龙潭还散尽家财,在自己的家乡庆云建立了山东第一所义校—中马私立高初两级学校,这所学校在当时极为先进,所教授的课程与现代几乎没有多少差别,而且只要符合入学要求即可享受免费待遇,因此培育了一大批栋梁之才,也使得庆云名声大振。

马龙潭于1940年在四平寓所无疾而终,享年94岁,下葬之日,附近群众纷纷自发前往四平送行。这位饱读诗书的硕儒终其一生都忠贞爱国,为官则造福一方,清正廉洁,归隐则洁身自好,不忘根本。可以说是自古以外为数不多的做到了“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传奇人物。

老二吴俊升

张作霖的这位二哥,历史评价并不好,但是对张作霖来说却是极有力的臂助。吴俊升为人粗鲁,心狠手辣,每每有人民想要反抗张作霖这个东北王,吴俊升便率兵进行血腥镇压,立竿见影地巩固了张作霖在东北的统治地位。

然而吴俊升却是典型的亲日派,相对于他对中国人民的残酷手段,他对日本人却是恭恭敬敬,奉行着“中日亲善”主义。却不料在张作霖关内军事连连失利之时,去迎接张作霖返奉的归途中,与张作霖一起在皇姑屯事件之中死于日本关东军之手,讽刺至极。

老三冯德麟

冯德麟作为张作霖的三哥,在张作霖军旅生涯早期曾对其照顾有加,张作霖对冯德麟也一直是敬重有加,冯德麟于人前总是一副老大哥老前辈的样子训斥张作霖,张作霖也是一一忍耐,甚至笑脸相迎,再加上其他诸位义兄弟的调解,虽然二人暗地里多有不合,但至少从未兵戎相见。值得一提的是,冯德麟也算是亲日派,昔日在日俄战争中牵制了俄军,还得到了日本明治天皇奖励的“宝星勋章”,其后也一直与日本人保持良好的关系。

在冯德麟参与复辟失败之后,张作霖感念旧谊,连番运作将其解救出狱,之后张作霖对失势的冯德麟关照有加,还提拔了其长子冯庸为东北空军少将参谋长。冯德麟于1926年逝世。

老四汤玉麟

张作霖的四哥汤玉麟曾经是称霸辽西的大杆子,他曾经救过张作霖一命,和张作霖是真正的生死之交。虽然在张作霖生前有一段时间与其有巨大的矛盾,但其作战勇猛,指挥有方,被誉为奉军的“战神”,其屡次挽救了张氏王朝的行为让二人最终冰释前嫌。在张作霖时候,汤玉麟也是第一时间拥护少帅张学良,参与了东北易帜。

虽然在1928年东北易帜之后,汤玉麟恃功而骄,开始在热河营造自己的独立王国,他的军队也由一支虎军蜕变成一支一手拿步枪;一手拿烟枪的双枪兵,战斗力也大大减弱,因此在后期的抗日战争之中他是连连失利,不复奉军“战神”之威。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出身绿林的汤玉麟虽然有着许多让人不齿的行为,但是在民族气节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他却没有什么可以指摘之处,他多次拒绝了伪满洲国许以的高官厚禄,和大哥马龙潭一样,即使伪满洲国数次单方面任命,他也都强硬地拒绝了。甚至在由于与少帅张学良发生矛盾,拒绝与八弟张作相的合作,从而导致民国政府怀疑其有投敌之举时,他也未曾改变自己的立场。反而是主动放弃军权,接受改编,并且鼓励其部队积极抗日。

因此,汤玉麟在1933年失去军权,1934年回到天津的寓所隐居,在此之后他又多次拒绝了伪满洲国的任职,直至1949年病逝于天津,享年78岁。总体来说,汤玉麟由于张作霖的死,对于日本有着极大的抵触,一直都是坚定的抗日派,世人对其褒贬不一,但最后至少可以说是功过相当,有功于国,有愧于东北三省。

老五张景惠

张作霖的五哥张景惠这人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政治家,因此,他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汉奸,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算是张作霖结义兄弟之耻,张作霖的其他兄弟哪怕是亲日派,至少也还算是互相尊重,惟独张景惠可以说是寡廉少耻,一切唯日本人之命是从。

张景惠不仅仅毫无气节可言,甚至就连兄弟义气也没有。在“九·一八”事变后,张家人撤到关内,日本人占领了大帅府,便把张作霖的棺材移到珠林寺停放。这一放就是六年,生前风光无限的张作霖死后孤零零地躺在荒凉的珠林寺,没人看管,连点香火味都享受不到。足足六年之后,张景惠才迫于各种压力,不得不出面上下运作,为张作霖办了一个不算隆重也不算简单的葬礼。

张景惠作为一个罪大恶极的战犯,在抗日解放战争胜利后,于1950年8月1日,被苏军捕获,从此以后,张景惠就被关押在抚顺的战犯管理所,在那里度过了自己生命中的最后几年。

老六孙烈臣

孙烈臣可以说是张作霖最为信赖的心腹干将,可以说,正是因为孙烈臣的存在,张作霖才能在与段祺瑞、曹锟的争夺之中胜出,成为东北王。

只可惜孙烈臣后来身染重病,不能处理政务,最后更是于1924年,仅52岁的时候便撒手西去,张作霖在前往吊唁之时,竟是悲痛难抑,抱着孙烈臣的尸身痛苦许久。凭心而论,若是孙烈臣在世,或许张作霖也不会在其后数年昏招迭出,落得一个晚景不保的凄凉结局。

老八张作相

张作霖的八弟张作相作为少帅张学良的辅帅而闻名于世,是一个爱国主义人士,中国共产党的坚定支持者。在张作霖生前,张作相和孙烈臣一样都是其左膀右臂,为张作霖建立他的张氏王朝立下了赫赫功勋。

在皇姑屯事件发生后,少帅张学良也是多亏了有了张作相全心全意的支持才得以稳定局势。其后张学良也一直十分敬重张作相,称其为老叔。在1930年,张学良率东北军进关之时,张作相留守东北,主持东北一切事务。

在九一八事变之后,张作相虽然极力地想要阻止伪政权,却也无济于事,因此张作相在1933年就退出了军政界,在天津的英国政界隐居。由于其义兄弟张景惠这个大汉奸的存在,张作相在隐居期间无数次地经受了伪满洲的威逼利诱,都被张作相严词拒绝。而在1936年西安事变之后,也是张作相四处奔走在解救张学良。

1945年抗战胜利,蒋介石想利用张作相的威望,让他在东北的国民政府任职,张作相又拒绝了。1948年再次拒绝蒋介石带其去台湾的邀请,并且积极呼吁国民党内部中高级将领迎接共产党的解放。1949年3月,张作相病逝于天津。

张作相的一生,上无愧于国家,竭心尽力地保境安民,抵御外侮,为新中国的成立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下无愧于兄弟家人,相对来说家庭美满,子孙众多,对于张作霖张学良父子更是仁至义尽,从始至终竭尽所能地辅佐父子二人建立了张氏王朝。


更多历史军事信息关注军机图微信公众号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子午书简 » 与张作霖拜把子的另外七兄弟什么结局?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