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关于梦的对与错

梦对我们来说是最平等的一件事了,不管富裕还是贫穷,健康还是疾病,基本上每个人都曾享受过美梦,也都遭遇过噩梦,有人靠解梦来释读人生,有人因梦境而解决现实难题。下面有一些关于梦的说法,你能辨别其中的对错吗?

每个人都会做梦

澳大利亚的研究者进行了一项调查,约33%的受访人员说自己从不做梦或者极少做梦。但研究人员对这些人的睡眠状态进行检测,发现他们只是因为不记得梦境而以为自己没做梦。

当人做梦的时候,会进入一种“快速眼动”(又称REM)的睡眠阶段,但没有证据表明,处在这一睡眠阶段就一定会出现梦境。在极少数的情况下,当大脑受损,有可能会影响到部分功能的正常发挥,所以人没有办法做梦。比如有一种由于脑溢血、脑血栓或者阿尔兹海默症等脑损伤引起的疾病,叫做“查-维综合征”,这种病最明显的症状就是梦境缺失。

每个人都能记得梦境

许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当从梦中突然醒来,对梦的记忆却像指尖穿过的细沙,一点点消失不见了。有一些人可能一辈子都记不住一个梦,也有人能将梦境记得非常清楚,科学家们通过大脑扫描向我们揭示了其中的原因。

那些容易记住梦境的人大脑负责集中注意力的部分会非常活跃。他们在清醒的时候,往往也会对周围环境有很深的印象,比一般人更具观察力。也就是说,不管是清醒的时候,还是在睡梦中,注意力集中的人在记忆方面会表现得更好。

有些盲人在梦里可以看见图景

有些盲人在梦中可以看得见,即使其中的一些人可能生来就盲,从未在真实世界中有过视像。丹麦科学家进行了一项研究,对比视力正常人的梦与生来看不见的盲人梦境,发现前者通常都能在梦境中看到图景,而后者有21%的概率可以在梦中看到图像,更令人惊奇的是,他们看到的图像常常还是有色彩的。不过,他们梦中看到的景象通常比视力正常的人所见的模糊,而且梦境出现的时间不足正常人做梦时间的1/5。

先天性的盲并不意味着这个人的大脑视觉中心不会发挥作用。科学家通过观测大脑中负责视觉部位的脑电波,发现某些盲人在梦中大脑的视觉区域活动明显。视觉中枢的活动可能是受听觉和触觉这些其他感官的神经脉冲影响,从而产生丰富的活动。之前就曾有科学家做过实验,发现即使那些一辈子什么都没看见过的人,也有能力通过大脑构建图像。有些盲人醒来后甚至能够凭着记忆粗略记录下梦境的草图,他们的梦中有人、风景,还有各种其他物体。

病人在接受手术的时候会做梦

澳大利亚科研团队进行的一项调查表明,在接受麻醉的外科手术病患中,25%的人会在手术台上经历梦境。这样的梦多数情况都非常美好,比方说梦见自己在度假或者和家人一起进行愉快的活动,基本上不会涉及到手术刀或者血这些跟手术相关的场景。

在大多数情况下,麻醉剂能够抑制人的思维活动,所以接受药剂后,病人就被限制在梦境的世界里,飘飘欲仙,感受不到肢体发生的变化。但是如果中间出了岔子,那就十足是一场噩梦了。据统计,每1000例麻醉手术中会有2例麻醉失败。这个时候,病人在整个手术过程中处于清醒状态,他们能够意识到医生正在切割或者灼烧自己身体的某个部分,听到医疗器械的碰撞声音和医生、护士的谈话内容,这个时候他们处于半梦半醒之间,清醒后也能清楚地记起手术过程中自己感知到的内容。最坏的情况是,有人不仅会在手术中感知到听觉和嗅觉刺激,还会经历巨大的疼痛刺激。出现这样的灾难主要是因为麻醉剂剂量不足,或者患者身体对麻醉剂有免疫作用。

人会混淆梦境和现实

健康的普通人偶尔会出现混淆梦境和现实的情况。研究表明,一大半做梦的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明明记得自己在现实中做了某件事,或者看到了某个场景,但是后来发现记忆中的那种情况并没有实际发生过,可能只是因为自己混淆了梦境、想象和现实。

对健康的人来说尚且如此,对一些身体存在问题的人来说,梦境和现实的边界就更加模糊了。人的大脑中有一个叫做PCS的皮层,它是在胎儿发育的后期形成的,能够保证人体有能力区分想象和现实,然而有27%的胚胎在发育过程中没有顺利形成这一皮层。没有这一结构的人,很容易凭空臆想出一些场景,出现幻视或者幻听,并无法将这些情况与现实区分开来,所以这些人更容易患上精神分裂这样的疾病。


(本文源自大科技*科学之谜2016年第2期文章)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子午书简 » 关于梦的对与错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