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为什么说群发节日祝福是可耻的行为?

“我不是针对某一个人哦,我是说收到群发祝福的各位都是辣鸡!”——群发祝福的潜台词

春节的祝福短信”轰炸”才过去没多久,元宵的节日祝福”空袭”又来进犯了!手机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得响个不停,震地我不要不要的,手机都快成跳弹了。每掏出来看一眼,我就叹气一声,腹诽一声,然后再丢回口袋去,如此反复。时间一久,恍然有种精神被掏空的感觉,虽然叮嘱了自己别再看微信了,但“叮”地一声响起,仍是强迫症压不下去地要去看祝福短信。简直精神污染啊!所以今天我终于忍不住来写篇文告诫大家,为什么说群发节日祝福是可耻的行为。

先说说我的心路历程,好多年前第一次收到群发祝福,我是激动的,认认真真地给祝福我的同学、朋友、亲戚一个一个地回信息,回完之后,又觉得自己也得给朋友们节日祝福,于是又一个一个指名道姓地给他们发祝福。这样搞一轮,是真的很累,群发祝福是省力啊,但我下意识地就拒绝这么干。总之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来我彻底不干了,为什么呢?因为我又懒又孤僻呀!还不识好歹!

感觉是被环境劫持着,群发节日祝福的人在剥削我们

如果是一个路人,在街上相遇时给我道一句节日祝福,我肯定是满心喜悦,觉得是人间善意,此时我回复他的祝福是感恩的,是心甘情愿的。因为这个路人的祝福是一对一的,是100%指向我的祝福。

但群发的节日祝福不是这样子的,群发祝福的人可能全选了几百个人,可能连通讯录里边装着谁都不知道,然后量化地来说,我可能得到的祝福还不到1%。所以我觉得被剥削啊,我回复你的祝福是100%指向你的,但我只得到了你1%的祝福。

赔本买卖哪能干得长久,我的潜意识是诚实的——所以很快我就“不识好歹”地再也不回复群发祝福了。

但不回复群发祝福是我被剥削后愤怒的攻击啊,我下意识地在幻想着群发短信给我的朋友,指着我的头像说,哎哟,这个老毛,不识好歹,不回我祝福。于是我又开始内疚了。于是不管我回不回节日祝福,我都感觉在被劫持着,怎么做都不舒服。

绕不过去的廉价感,群发祝福实质是群发骂人

有种在妈妈之间流传的说法:女儿啊,你对一个男人有多重要,就看这个男人舍得为你花多少钱。这句话我不完全赞同啊,但它至少揭示了一个朴素的道理,就是一定程度上你的价值感建立在别人觉得你值得多少尊重,或者粗暴点说:别人愿意为你付出多少钱会作为你价值感的一个衡量。

这很好理解,譬如你老公收入中等,但买衣服只愿意给你买几十块钱的廉价地摊货,给小三买衣服他一掷千金,这跟骂你有什么区别?这里你接收到的暗示是“老婆等于几十块钱的地摊货”?你会不会跟他翻脸?“难道我只配得上这样的衣服吗?”

群发节日祝福也是一个道理,你甚至连群发者多花十秒钟亲手码出你的名字和“节日快乐”都不值当,这个祝福是何其廉价!这值一毛钱吗?我们的友情难道就这么廉价吗?我来给你们翻译一下群发祝福的潜台词是什么——

“我不是针对某一个人哦,我是说收到群发祝福的各位都是辣鸡!”

在我们的世界里,只有一样东西是真正有价值的,那就是时间。你愿意在我身上花时间,节日到了,陪我唠会儿磕,我是极被尊重的;你愿意发个红包给我,不管金额多少,我都被你看到了,所以我是被尊重的;你还记得我上学时候的绰号,亲热地喊了出来,我们就叙了旧。说几句好听的话真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愿意为我花时间,陪伴我,看到我。


作者:毛敏乐 本文来自微信订阅号 在线心理咨询(ID:xlzxol),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子午书简 » 为什么说群发节日祝福是可耻的行为?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