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地球表面的溃烂?

在过去的100多年时间里,人类以势不可挡之势在科技领域取得了飞速的进步。多亏了这些进步,人类的生活也变得更方便、更有意思了——越来越多的人用汽车代步,家用电器年年都在更新换代,人手一部手机一台电脑……这些科技成果已然深深渗透到我们每一天的生活中。

然而,在给我们生活创造价值的同时,科技也给人类留下了不那么友好的“馈赠”。以毒为伴,与霾共舞,把这说成是现代城市人的生活写照一点不为过。各种环境污染物层出不穷——化学制品、核污染、电子废物、生活垃圾,无不一点一点地啃食着我们的生活空间。“仰赖”于它们,地球上许多地方已经“溃烂”,要想在那些地方继续生存已然不可能了。比如,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就是最触目惊心的一个例子,虽然只是一个小镇,但它见证了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核电事故。如今,那里已是残破不堪,偌大的城区荒无人烟,犹如一座“鬼城”。之前有科学家称,这里可能在2万年内都不再适合人类生存了。

除此之外,在世界上还有几个 “毒名昭著”的地方,它们也可谓是地球的痛。

全球污染之最——中国临汾

临汾位于山西南部,堪称“中国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不仅如此,在美国媒体评选的全球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中,临汾也位列榜首。

临汾坐落在产煤带上,当地的污染主要源于煤矿挖掘、汽车尾气排放和工业污染。据世界环保组织的一项调查显示,在那里,黑色的粉尘弥漫在空气中,其含量多得甚至呛人口鼻,人们光是一天吸入的有毒气体就相当于抽了三包烟;早晨出门晾在室外的白色衣服,到晚上回家就能变成黑色。

在临汾,即使上午十点也看不到太阳,水是棕黑色的,发出恶臭的气味,上面堆着大量的白色泡沫;耕地在持续减产,土豆变形,小麦绝收;民宅、公路和厂区底下,有可能就是危险的采空区;几乎每天都会有居民在煤尘中窒息死亡;多年来,这里新生儿出生缺陷率也是公认的举世之冠。

这样一个不适宜生存的地方,却曾有着“天下第一都”的美誉,古帝尧正是建都于此。在中国文化界有一种说法:中国历史十年看深圳,百年看上海,千年看北京,三千年看陕西,五千年看山西,而山西的历史文化在临汾集中沉淀。从“天下第一都”到“世界污染之最”,临汾的蜕变让人心痛。

这里的血最“脏”

和临汾比起来,拉奥罗亚只是一个位于秘鲁中部的小镇,人口仅3.5万。那里本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然而,一项来自美国《时代》周刊的调查数据,使它成了全球关注的焦点——当地99%的儿童血液中铅含量超过上限。不仅如此,拉奥罗亚成年人的血液中金属含量也都比普通人高出很多倍。

是什么使生活在那里的人们血液如此“肮脏”?

问题的根源来自美国的一家铅生产企业——DoeRun。自1922 年以来,DoeRun公司就在拉奥罗亚兴建了大量金属矿物冶炼厂。90多年来,当地居民一直暴露于重金属的威胁之下 。调查显示,拉奥罗亚小镇所有儿童的血液中均有多项指标不合格,其中,铅的含量更是达到了十分危险的程度。

另外,由于金属冶炼所产生的二氧化硫以酸雨的形式降落到地面上,这一地区的植被几乎已被毁灭殆尽。不仅如此,由于土地被严重破坏,如今,拉奥罗亚的土地也几乎种不出蔬菜来了。

印度有条“垃圾河”

除了被污染的陆地外,“毒”也把魔爪伸向了河流。

说起全球最脏的河流,印度的亚穆纳河榜上有名,这条河上,白色泡沫和垃圾似雪一般覆盖,人们也给它起了一个贴切的昵称——“垃圾河”。

亚穆纳河流经印度首都新德里,是恒河的最大支流。对印度人来说,这条河可谓是“母亲河”,数以百万计的人都仰赖它解决生活用水。然而,受工业废物和生活垃圾污染,今天的亚穆纳河俨然成了一条乌黑、发臭的“垃圾河”,就连空气也因此受到严重污染。

从1993年到2005年,亚穆纳河受污染的程度增加了一倍多。据估计,新德里58%的城市废物都直接扔入河中。每天,仅排入亚穆纳河的“新鲜”污水就多达30亿升。曾有科学家对“垃圾河”的水进行取样化验,结果显示,河水里的细菌含量比安全洗浴标准多出3000倍!此外,由于污染严重,恒河的河豚已濒临灭绝。

全球最“毒”的湖

和亚穆纳河用肉眼就能看到的“毒”不同,在俄罗斯南部山区有一面湖,风景看起来如诗如画,然而,在平静美丽的景色背后,却暗藏着足以致命的杀机,它就是卡拉恰伊湖。卡拉恰伊湖的“毒”难以察觉,因为它的污染来自放射性核辐射,其强度之大,只要在湖附近站上一小时就有丧命的可能。

灾难的根源还要追溯到1940年代。那时,苏联在车里雅宾斯克盖了一座核武工厂,那里正是卡拉恰伊湖的上游地带。一开始,苏联把放射性废料放在核武工厂的密封桶里,没想到1957年工厂发生爆炸,有70吨的放射性烟尘喷发,使得方圆两万平方千米的区域遭到污染,27万人受到影响。接着,苏联当局便相中卡拉恰伊湖存放核废料。据估计,总计有450万立方米的地下水被放射性核素污染。

1967年,当地大干旱使得卡拉恰伊湖干涸,湖底放射性沉积物裸露,核放射粉尘弥漫到空气中,此后,当地血癌患者增加了4成,白血病发病率也提高了41%。另外,由于居住环境长期受到污染,当地每4个新生儿就有1个出现肢体缺陷,附近几个村落的河水由于受到严重污染,超过65%的村民都患上了辐射病。

1990年,卡拉恰伊湖测得的放射量是每小时600伦琴(用来表示射线空间分布的辐射剂量,即在离放射源一定距离的物质受照射线的多少),这个强度足以使人类在1小时内死亡。

直到现在,车里雅宾斯克仍有很多地区不适宜居住。

更可怕的是,据世界观察研究所的报告表明,卡拉恰伊湖的核污染正渗入到当地土壤和岩层中,并对其它河流造成威胁,甚至连北极地区都有可能遭殃。科学家预测,如果有一天,卡拉恰伊湖的“毒”蔓延到北极,下一步便是向世界各地扩散。

太平洋上的“垃圾洲”

除了陆地、河流、湖泊“中毒”之外,海洋也未能幸免。近年来,在北太平洋中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垃圾漩涡,它覆盖的区域超过340万平方千米,比欧洲三分之一的面积还大!因此,人们也把它戏称为“太平洋垃圾大板块”,堪称世界“第八大洲”。这个“垃圾洲”全由垃圾组成,据估计,这些垃圾重达350万吨。

那么,这个巨大的“垃圾洲”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海洋专家称,“垃圾洲”主要是由来自陆地的生活垃圾构成,其中80%都是废弃的塑料制品。由于地球洋流呈循环式运动,因此在其不断作用之下,散落在全球海域的塑料垃圾便“走”到了一起,并最终形成了太平洋上的“垃圾洲”。

据统计,在太平洋的这片水域,每平方千米海面就有330万件大大小小的垃圾,其中,塑料垃圾的含量比浮游生物还多6倍,而在这一地区的中心地带,塑料垃圾的厚度甚至超过了30米。尽管人们还无法在这个巨大的垃圾板块上行走,但在洋流不断地旋转运动以及垃圾数量的日益增多下,它也越来越紧实。

据绿色和平组织提供的数据显示,1997年至今,这一垃圾板块的面积增加了两倍;到2030年,这一板块的面积还可能增加9倍。按这样的趋势发展,说不定哪天,这个“垃圾洲”就真的成了一块稳如磐石,可供人类行走、栖息的“大陆”了。

除了污染海域、破坏美观之外,“垃圾洲”还有更加可怕的威力。海洋专家称,这些塑料制品不能生物降解,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只能分解成越来越小的碎块,而分子结构却丝毫没有改变。一旦鱼、虾、海龟等海洋动物吞食之后,便会在体内沉积大量毒素。据绿色和平组织统计,目前至少有267种海洋生物受到这些废弃物的严重影响,它们病的病,死的死。更可怕的是,这些毒素将最终经由海洋生物、鸟类的身体进入到人类食物链中。


(本文源自大科技*科学之谜2016年第2期文章)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子午书简 » 地球表面的溃烂?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