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如何在我们有生之年战胜污染?

在中低收入国家,污染是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十大环境问题威胁到地球,这些问题让人望而却步,有时候看起来甚至无法克服。但好消息是,这些问题并非不能解 决。假使污染问题可以解决,那么污染就不再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一死亡原因,人类与环境的福祉会得到提升,更不用说经济增长了。

我相信这些会在我们有生之年战胜污染。为什么我这么确定?因为,在西方,我们已经解决了很多这样的问题。

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和现在的Norilsk以及北京一样,纽约也有空气污染。和现在的坎普尔(Kanpur)以及画溪镇(浙江金华东阳市)发生的一 样,在拉夫运河(Love Canal)上也有有毒废弃物,所导致的铅中毒像今天的卡布韦(Kabwe,赞比亚首都,以Broken Hill知名)、爱达荷州(Idaho)以及其他地方的环境健康问题一样严重。但是这些问题都已经解决了。不过不要误解:在一些更富有的国家,仍旧存在环 境问题,但是这些问题比发展中国家的小很多,最重要的是,在发达国家,这些问题正在解决。

事实是,建立一个洁净的地球对于实干家而言是一个问题。这项任务属于实干家 ,而不是那些仅仅停留在谈论环境问题会导致死亡的人。一个实干家能界定好问题,制定计划,并实施。这意味着要脚踏实地,采用新技术和帮助有需要的群体。所 有的这些可以总结为:去做那些我们已经知道怎么做以及过去做过的事情,选择成本效益优的方案,帮助国家开发资源和建立有效的机制。

其实综合来看,污染和小儿麻痹症没有实质性的区别:它们都已经有了解决方法,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传播这些合适的处理手段。

而传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整合世界范围内人们的意愿。那么实现这个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就是让每个人都成为解决方案的一份子。

所以,你能做什么?

等等,不要说。我能感觉到你的夸夸其谈。你觉得我可能会让你写张空头支票,或者做些疯狂的事情,比如参加快闪,步行马拉松(walkathon),舞蹈马拉松(danceathon)或者会让你一月拿出一周的时间在你的选区内,挨家挨户找你的邻居去签请愿书。

这些事情可能会奏效,但谁知道呢。不过我可以教你一些更简单的事情。我希望你能传播一些信息。在当今的科技社会,没有什么能够比信息更简单更具有能量的了。信息能够很简单的产生,更不用说在源源不断得散发新消息。一个信息可能像新闻一样传播迅速,及其迅速一个好的信息能占据接受者的身心。我不是在说麦迪逊大道(Madison Avenue)上的那些广告。这些广告引人注目而且狡猾,它们诱使人们消费快餐,唆使人们,即使是已经患有肺癌的那些人,递烟给儿童。

我在说那些我称之为“明面上的信息”,听一次,你就能在几秒的时间内消化一个复杂的、令人振奋的构想。得知这些信息后,你可以获得力量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但是或许你能做的最强有力的行动是把这些信息传递给其他人。

传播是构建这些信息影响力的唯一途径。如果只有一个人理解信息,那就会非常无聊。如果两个人理解,那么他们就有了共同话题,谈话间趣味横生。如果三个人理解,观点就会产生了。如果四个人理解,观点似乎就有了质量,要去鼓动和吸引别人。当第五第六第七个人加入的时候,信息的影响就会指数级的变化。时代精神会于细微处发生改变,但这种改变不容小觑 。信息的推动力逐渐增大并最终会到达一个临界点。在那个时候,万事皆有可能。

几年来,我对Malcolm Gladwell的《引爆点》(The Tipping Point)所描写的社会学现象抱有极大的兴趣。Gladwell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现象,上百年来我们目睹了可能上千次这样的现象,但它仍然没有被命名。 这种现象是:当足够多的人们理解了某一信息,这些信息就会像潮水一样冲刷文化,洗掉那些陈旧的无用的留下一片崭新的思想之地,在这些新思想之上,新一代能 够建立更坚实的基础,更强大的经济,推动思想以及其他一切的进步。

所以,刚刚说传播关于污染的信息,或者说是我称之为“棕色”问题(污染问题=棕色问题)的信息,那么这些信息具体是什么?

信息一:污染是世上最大的杀手

每7个死亡的人中就有一个人是因为污染。污染所引起的死亡超过了疟疾、艾滋病以及肺结核的总和。

这很快就能引起我们思考。如果仔细思考这条信息几分钟的话,我确定你会惊讶于(我经常会)污染问题所造成的破坏的程度。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将解决疾病的钱全部拿过来去解决污染问题,当然不能这样。污染问题以及疾病都非常可怕,值得我们投入全部精力和资源。

在2012年,世卫组织的报告中指出有62.5万人死于疟疾,150万人死于艾滋病以及93万人死于肺结核。这三项加起来大约是310万人。而在2012年,死于污染的人数是890万人,几乎是上面的3倍。

所以,现在不正是我们应该关注污染的时刻么?

信息二:死于污染的人大多数来自中低收入国家

2012年死于污染的890万人中,令人惊讶的是有840万人居住在中低收入国家,这意味着,他们并不是来自美国或者欧洲。

原因很简单。地球上绝大多数有毒的空气、土壤和水都在这些贫穷国家之中。美国以及欧洲的绝大部分地方都妥善地保护了环境以及我们的儿童。当然这也有例外, 我觉得美国和欧洲可以做得更好,比如在许多城市也有空气污染的问题。燃煤发电厂以及其他的排放也会造成某些死亡。我们也不能确定哪些污染物能引起疾病,特 别是对于儿童而言。但是确凿无疑得是:在发展中国家所发现的问题比在发达国家所发现的问题要严重很多个数量级。

告诉接触有毒空气、土壤以及水的人们这些数据,给他们看一些图片或者案例,最起码,这会是非常具有教育意义的。

信息三:儿童受到的伤害比成人多

这点很重要。即使你没有小孩或者不喜欢小孩,你也能理解他们是有多么脆弱。你也知道今天的儿童就是明天世界的接班人,在许多方面,在我们年老之时继续管理这个世界。我们必须保护好儿童因为他们是我们未来的关键。

信息四:不需要责备世界500强企业,世界上大多数的污染是由地方以及小型企业所造成的。

西方大型企业(通常)不是污染的元凶。而且,他们还经常会将一些先进的经验和技术带到一些中等收入国家。在一些罕见的案例中,才会指责美国企业解决污染问题不力。其实我们应该把我们的注意力放在更小的地方企业上,包括电池回收人员以及淘金者。

这些人真正缺少的并不是意识,而是教育和训练。通过教育使得他们的行为不再污染环境,这点成本并不高,,但是所收到的效果相当于让世界前进了一大步。记 住,这些小型运营者并不知道他们正在毒害后代的地球。通过适当的教育和训练,使用一些更有效以及无毒的技术是满足他们当前需要的最好的方法,同时能够为他 们以及我们提供一个更好的未来。

信息五: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污染并不是不可避免的

这些老旧模式必须从头脑中清除出去,直到它改变了为止。。很多人认为脱贫所需要的增长只能通过那些会引起污染的方式进行,也就是说污染是增长不可避免的代价,当国家变得更富有的时候,才能处理这些污染。毕竟,这种论调的人们认为,这不就是西方发达国家已经走过的道路么?

在当今世界,这种观点不再成为主流。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旧技术确实造成了很多污染,西方国家也因此付出了代价。但是今天的新兴经济体没有理由重蹈覆辙。事实上,这么做意味着一种低效的增长方式。

我们在几乎每个行业所采用的技术都已经超越了从前的那些就技术。没有人再采用基于汞的技术。新技术的运行更为廉价,更有经济效应而且更清洁。我们不会再制 造需要含铅汽油的汽车发动机,也不会航海的时候使用六分仪或者航位推测法。当然在国外的某些国家,仍然在受到某些就技术的有毒物质的困扰,而且亟需变得清 洁,但是大型经济体的增长依靠的是效率。这意味着新的投资会引进更有效的技术。

通常情况下:高效和低污染总是同时发生。

污染阻碍发展,但是污染并不是发展的必然结果。当我们设想当今以及未来工业如何发展的时候我们必须记住这一点。

信息六:通过帮助发展中国家的人们我们便可以改变世界

其他国家的污染也会间接影响到我们。比如,中国的空气污染会穿越太平洋污染到美国的西海岸,小型采金者所采用的汞可能污染我们吃到的鱼。具体地来说,共建一个没有污染的未来可以与海外的国家和团体建立起无比珍贵的友谊。而这,,对大家而言都是一个更为安全的世界。

由于污染和贫困而不能培养好儿童的国家是不可能脱贫的。疾病和贫穷会滋生对国家的不满,这也就是世界上骚动的根源。显然不能任其发展,我们应该去帮助他们 建立一个更强壮、健康的环境,带去繁荣,进而打破部落文化以及孤立的边界,因为这些会剥夺公民选举的权力而且对我们的文化毫无益处。

所以,就这么多。你可能感觉我在庸人自扰。毕竟,总的来说,十大环境污染物是一个非常庞大的问题。但是我相信我们能够战胜污染。或许我就是这样的工程师。当我对政治视而不见的时候,所有的这些污染问题看起来似乎都有简单的解决方法 。

比如,改变交通工具所使用的柴油类型。

在贫穷的社区引进先进的厨具。

设计并建立土壤处理厂。挖出有毒土壤并进行合适的填埋处理,等等。

你看,这并不是航天工程那么复杂,仅仅是一项按部就班的工作,一个时间实施一个工程。对于每个工程而言,寻找资金支持,确定合适的工艺,建立良好的团队去维护运营。

某一天我们会在一个国家实现这个设想。每个国家都有点不同,有不同的污染物质。要点是首先瞄准最重要问题——就是伤害到儿童的那些问题。接下来要确保资金 花在了解决问题上而不仅仅是研究问题上。然后从各处都得到些支持和参与,一到两个专家提供一个好的开端,那么改变就会切实发生了。少量的实验项目能够验证 全体项目是否成功,他们将证实由污染而引发的死亡会减少。更多的项目会跟进,国家会投入,接着一个新的清洁的经济体就会得以建立。接下来,这些计划就会出 现在国家战略之中。国家就不再是因为国际舆论的压力而制定这些计划,它们会主动制定这些计划同时赢得国际社会的赞许。

其实,我们已经看到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在很多国家:墨西哥、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巴西等等,并会有新的国家加入。需求可能是不同的,但是进程是相同的。这会在很多很多年内走很长的一段路,但是这条道路是通向成功的。

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你可以成为这项工作的一部分,所以帮助我们,把这些信息传递出去,毕竟我们是一个整体。

注:所有文章均由中国数字科技馆合作单位或个人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子午书简 » 如何在我们有生之年战胜污染?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