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芈姝:她竟然不是活在一个看脸的时代?

刘涛扮演的芈姝作为古代的“白富美”,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为何却输在了那一个时代?仅仅因为她叫芈姝(输)吗?开个玩笑。

她作为楚国养尊处优的嫡公主,自幼深得所有人喜爱,出落得秀雅娉婷,也从不需要通过努力或争斗去获得自己的想要的东西,一切都是那么地轻而易举、唾手可得。然而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在这么万人呵护的环境下长大的芈姝也生得一副菩萨心肠。善良的内心,再加上爆表的颜值,和古代男人所倾心和看中的秀外慧中、温婉贤惠,无论在古代在现代,她都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子。

虽然她有万般好,但她依旧只是一个一百分的家庭主妇,无奈她钟情的男人需要一个五十分秀外慧中,五十分胸怀天下的女人。

在那样一个大争之世,列国纷争、诸侯割据的环境下,每个国家的每个君王,都希望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奈何天下霸业君王只能有一个,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时移势易,一切都在急速变化之中。

在那样的环境下,评判一个人,就再不能用闺中女子的女德来评价一个女人了,她也必须像一名士兵一样,有自己的使命,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的目标和渴望,并通过适当的时机去实现它。

如果用大五人格的五大维度来看芈姝,那么大致可以通过进取性、外向性、尽责性、宜人性和情绪性来呈现。

首先,芈姝的进取性在她的一生中呈现不断上升的趋势。

作为一个一心只想与秦王一辈子琴瑟和谐、只羡鸳鸯不羡仙的人,芈姝在最初并没有什么野心。她也十分信赖芈月和她的母国,出嫁秦国几乎带上了大半个楚国的嫁妆,连交好的芈月妹妹也一并带上。本来过着小公主一般的安逸生活,一进入秦宫却被迫马上进入警备状态:与秦宫女人斗,后来与芈月斗,有了孩子之后又要帮着儿子和其他女人的儿子斗,从一个小鸟依人的小女子,一跃成为一个心狠手辣的惠文后。

总之一句话,《芈月传》里芈姝的进取性几乎是被逼出来的,如果环境没有发生巨大的改变,她大概永远都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好女子。然而生活和纷争逼迫她学会以目标为导向,或许是目标的偏差,或许是心智的扭曲,导致她最后穷途末路。

其次,芈姝的外向性属于中等偏下状态。虽身为皇后,但初入秦宫却遭到了各宫女人的挑衅,在于其他后宫女子的争斗中,芈月多次为芈姝挺身而出、建言献策,可见她虽然安静沉稳,但在外交能力上却略逊一筹,不喜交际,不够聪明,情商也不够高。

接下来我们来看芈姝的尽责性。作为后宫之主,有一个情节特别让我印象深刻。当秦王允准芈月批阅奏折的时候,芈姝也不甘落后,主动请命与芈月一共批阅奏折,虽出于争宠,但这种负强化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对她起到了激励作用,竞争若在可控的度内,既能让自己保持危机感,又能促进自我提高,从而激起鲶鱼效应、引发良性循环。

但在后来,芈姝已然失去理智,所谓的管理后宫俨然变成了权倾后宫,纵由儿子横行霸道,同时竭尽全力铲除异己。任何威胁自己儿子继位的潜在因素她都不会手软,轻易放过。故在这一部分,芈姝的尽责性应当呈下降趋势。她不再寄希望于良性改变,而是选择破罐子破摔。

至于她的情绪性分析就很简单了,论一个温婉可人的小女子是如何变成一个不择手段的狠女人,可见境遇的改变,对一个人人格的塑造产生了莫大的影响,儿子殒命、七公子造反,这些对她来说都是天大的打击,她的抗压能力和恢复能力抵不过她内心的仇恨和怨念,因此,高情绪性就如决堤洪水一般爆发了。

而宜人性的变化同尽责性的变化相差无几,随着芈姝想法的畸形化,她心中的小家小爱已然消失,失宠令他丧失心智,一心为儿子的继位大业前赴后继,赶尽杀绝所有的竞争对手。她已然不是最初善良、有同理心的女孩,而成为了一个只看利弊,只争荣宠的狠毒女人。

在输尽一切之后,她只剩下一个人苟延残喘。有人说,她输在对儿子的教育,没有使他成长为一代明君;有人说,她输在对自己的投资,眼里只 有她钟情和依赖的男人,却不曾有过她自己;也有人说,她是一个被爱折磨得死去活来却还在为爱孤军奋战的人。爱得那么卑微,卑微到泥土里,却始终,没有在泥土里开出花来。

这是她的一部悲剧,虽然可能是人物设计的需要,也可能在历史真实性上有失偏颇,但在那样的历史环境下,拼的是思想和智慧,拼的是情怀和格局,爱在那样的坏境下,都要让步于大是大非、天下归一。毕竟有国才有家,这样的逻辑并不难令人接受。而作为那个时代地位尊贵的女人,往往要牺牲的更多更多。


文章首发:微信公众号“大五人格”(ID:the_bigfive)

作者:克里斯

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子午书简 » 芈姝:她竟然不是活在一个看脸的时代?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