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人类能打败大灭绝吗?

自然界种种迹象表明,又一次大规模的生物灭绝似乎迫在眉睫,而这一次,不是陨石撞击地球,而是人类自身的原因,使得地球上的物种一个个在消失,但我们也在尝试各种方式,致力于挽救濒临灭绝的物种。

处于危险中的行星

世界在不断发展的同时,人类也正从生命树上砍下巨大的树枝。从上一个冰河时代结束到今天的大约1万年里,植物、哺乳动物、鸟、昆虫、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等物种的灭绝率暴涨,目前物种的损失率高达每年14万种。

最新的研究数据显示,地球正在经历灭绝事件的开端,这次面临的灭绝足以与那个曾经杀死了恐龙的大灭绝相当。2011年,生物学家安东尼·巴诺斯基在《自然》上发表了一篇论文,其中写道“当前的灭绝率比从化石记录得到的预期要快速”。2015年4月,美国生物学家提姆·纽波特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报告说,人类要直接负责13%减少的物种数量,而这只是保守的估计。

这是一个重大问题,不仅仅是为了即将灭绝的物种,也是为了人类自己,我们依靠其它物种来保障粮食安全、清洁污水、衣物,甚至是保障我们时刻呼吸的空气。2009年,瑞典斯德哥尔摩应变中心列出了数个需要保护的地球关键系统,包括气候、臭氧层、土壤、生物多样性、淡水、海洋、森林和空气等,而上述系统正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生物多样性的丧失正是其中之一。我们要知道,没有地球的生物多样性,人类就不会在这里了。

为农作物的多样性而储备

在关于地球生物未来的可怕预言下,人们积极行动起来。1992年,168个国家签署了《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承认生物多样性保护是需要人类共同关心的问题。该公约促使了世界各地很多保护生物多样性法律的出现,被视为保护环境和可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文件,例如“全球植物保护战略”,其中包括16个了解和保护植物多样性雄心勃勃的目标。

另一个例子是2004年生效的一个条约,通过保护和可持续利用世界植物,保证人类食品的安全,它呼吁建立一个“全球农作物多样性信托基金会(GCDT)”,以确保粮食和农业的植物多样性的可用性。这个组织普遍被称为“农作物信托”,建立了一个全球网络型的种子库。“农作物信托”与代表整个国家的国家基因库,以及那些集中研究某种特定作物的研究所(比如菲律宾的国际水稻研究所)构成全球网络,一起为保护农作物多样性而工作。

未来,这样的多样性是很重要的,因为气候环境不可预期的变化,粮食生产可能面对高温、少水、新疾病和新害虫等等不良因素,有了农作物信托的保障,科学家和作物育种家才能安心培育作物。可见,没有多样性的存在,未来的农业基础也许就不复存在了。

为大自然而设的“诺克斯堡”

美国肯塔基州有一个名为诺克斯堡的小镇,那里仅有3.6万人,但却是美国国家黄金的储藏地,传闻诺克斯堡有大约4570吨的黄金条以及其它大量未知的国家宝藏。“诺克斯堡”已然成为美联储的金库的代名词。

对于植物多样性来讲,也有一座类似的“诺克斯堡”,它就是“农作物信托”成立的全球网络型的种子库——“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可能大家并不熟悉它,但它对于人类来说却无比重要。它是世界第一座属于全人类的粮食种子库,也是目前全球最安全和最全面的农作物末日种子库备份,是全球粮食安全的最后防线。

“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储存了来自232个国家的5103种植物的种子,包括水稻、小麦、豆类等等,使它们能永远提供给农民、饲养者和科学家。而少数提供种子的国家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比如南斯拉夫。

当遭遇特别严重的天灾人祸时,比如伊拉克战争、2006年袭击菲律宾的台风,当地的基因库可能就会被严重破坏,甚至毁于一旦,人们长期赖以生存的优秀粮食品种就会丧失,这样的损失是无可挽回和无法补偿的。此时,种子库的种子可以帮助恢复粮食品种,扮演着拯救者的角色。

“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位于挪威北极的斯瓦尔巴群岛上,这个地理位置是科学家们经过周全考虑、精心挑选出来的。

这里离北极只有1.13万千米,地质稳定;太阳照射的时间不会超过四个月,冰冻的地面相当于天然冰箱,有利于长期储藏种子;种子库的入口比海平面高出130米左右,即使未来地球冰盖完全融化,海平面上升,这里也不会被淹没。它的地理位置如此偏僻,气候恶劣,人迹罕见,有助于减少他人的蓄意破坏和控制,它的安全模式堪比“诺克斯堡”,甚至可以抵御地震和核武器。这里的研究人员表示,尽管这里像一座教堂一般安静,但同时也能让人觉得非常安全。

全球基因库将样本拆分,存储在三个地方:本国基因库,另一个国家的第二个基因库,最后一个就是斯瓦尔巴特群岛上的“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只有存放过种子的组织或国家才可以访问“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

因此,一般情况下,不能将送进去的种子取出来,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过这类事。

动物的诺亚方舟

《圣经·创世纪》中有这样一则故事,为了让主人公诺亚和他的家人,以及世界上的各种陆上飞禽走兽能够躲避一场大洪水灾难,有一艘根据上帝的指示而建造的大船,叫做诺亚方舟。

如果说种子库是植物的“诺亚方舟”,那么动物们也有自己的“诺亚方舟”。科学家也以大致相同的方式,将动物的多样性在世界范围内保存下来,形成了一系列的诺亚方舟——“冷冻动物园”。其中一个是在美国的圣地亚哥动物园,自1976年起,已有800多个品种的8400个动物样品一直在液氮中保存着。这些存储的材料可以无限期保留,在未来可用于人工授精或克隆动物。

那么,如何让濒临灭绝的稀有动物一直生存并发展下去呢?科学家想到保护它们的最佳方法,就是让动物们在世界自然保护区中生活。自然保护区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使一些稀有的物种很大程度上能在恶劣的环境下坚持下来。但是,如果我们想保持和提高生物多样性,目前的保护区系统是完全不够的,它还不足以应对生物多样性丧失的规模。

一些国家开始尝试新的方法,比如建立嵌入式的栖息地,这样的生态网络更丰富、也更有弹性。以“野生动物走廊”为例,这样的走廊将一片片被人类隔绝的野生动物栖息地联接起来,允许动物在绿地之间迁移,让孤立的种群重新找到伙伴,找到更多的生存资源。欧洲还有一个雄心勃勃的项目——欧洲绿色地带,希望能从欧洲的最北端,贯穿20多个不同的国家,直到到达地中海的边界,形成一条巨大绿色走廊,便于动物们的交流和生存。

虽然人们已取得了一些成就,但还远不足以打败大灭绝,但我们能做的,就是尽我们所能,尝试减缓目前正在发生的大规模灭绝的速度。


(本文源自大科技*百科新说2016年第2期文章)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子午书简 » 人类能打败大灭绝吗?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