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悲伤的歌为什么会让有些人感到愉悦?

为什么《哈利路亚》(Hallelujah,作曲家亨德尔的大型清唱剧《弥塞亚》中的选段,常在圣诞节被传唱)这首歌会有这么多翻唱版本?是因为好听吗?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近期研究表明,之所以深受诸多艺术家的欢迎,可能跟其伤感曲调息息相关。

近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的研究小组在开放获取期刊Scientific Reports上发表了一项研究,他们利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技术(fMRI,一种大脑成像技术)对11位爵士音乐家在即兴创作音乐时大脑的活动情况做了诊查。研究人员给音乐家们展示了一张又哭又笑的女人的照片,并让他们演奏出与照片所示情感相匹配的音乐。研究人员发现,演奏伤感的音乐时,悲伤的情绪会触发音乐家大脑的奖励中枢,而演奏欢快的音乐时则不会。令人感到荒谬的是,演奏伤感的音乐似乎会让音乐家感觉良好。
情绪化的音乐家

众所周知,人类的情绪和创造力之间大有关联。快乐或悲伤的情绪对人们在艺术上的表现颇有影响,一位艺术家创作时的情绪不同,谱写出的乐曲表达的感觉会不同,画油画时选择的颜色也会不同。之前科学家侧重于研究人们在高兴或悲伤时会如何创作,而这项研究则颠覆传统、溯及源头,探究表达情绪的行为是如何影响大脑创造力的。

与之前的研究一致,研究人员发现,即兴创作音乐时,大脑中一个被称为背外侧前额叶(DLPFC)的区域(用来控制抽象推理和执行决策)会关闭。这时候,音乐家似乎会更容易进入一种“流态”,即一种完全沉浸在音乐中的状态。

音乐家演奏欢快情绪的音乐时,对背外侧前额叶(DLPFC)的抑制作用要大得多,这时演奏者更容易完全沉浸在音乐的世界中。与此不同的是,音乐家在演奏悲伤的音乐时,会刺激黑质(中脑的一个神经核团,是调节运动的重要中枢),即大脑中欢快音乐无法激活的一个重要奖励中枢。尽管要演奏一首曲子的任务相同,但是在欢快音乐和悲伤音乐两种情况下,大脑的激活区域是不同的。从本质上讲,音乐表达的情感基调不同,音乐家的大脑会激发出不同的反应。

音乐疗法,方式不一

研究人员称,研究结果表明人们在创作音乐时都会获得满足感,只是方式不一。一方面,欢快的音乐会抑制背外侧前额叶(DLPFC),令我们沉浸在音乐中,因而产生喜悦满足的感觉;另一方面,悲伤的音乐直接刺激大脑的奖励中枢,释放化学物质多巴胺(一种化学物质,可令大脑产生满足和快乐的情绪),让我们感觉良好。两种音乐都会产生积极的情绪,只是产生这些情绪的神经网络不同而已。

悲伤音乐和快乐情绪之间的关联看似自相矛盾,但是近期研究表明,人们的确很喜欢这种悲伤情感的表达,也许是因为这能够让人们、而且人们也更愿意从情感的角度来欣赏音乐。

研究人员的研究也暗指了一些驱使人们进行创作的原因。情绪的表达是艺术的一个核心部分,如果这能让人们好受一点,人们就会更加频繁地这样做。如果某些情绪的表达会受到更多的"好处"或"奖励",人们就会更期待它们能在艺术中得以体现。

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每一位《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国内芒果台《超级女声》模仿的大型选秀类娱乐节目)竞选者似乎都唱过《哈利路亚》这首歌的原因,也许它能释放我们内心深处的愉悦情绪吧?

相关文献:

1. The paradox of music-evoked sadness: an online survey. | Taruffi L, Koelsch S | PLoS One. 2014 Oct 20;9(10):e110490. | DOI: 10.1371/journal.pone.0110490. eCollection 2014. |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5330315?dopt=Abstract&holding=npg<br>

2. A Meta-Analysis of 25 Years of Mood-Creativity Research: Hedonic Tone, Activation, or Regulatory Focus? | Matthijs Baas, Carsten K. W. De Dreu, and Bernard A. Nijstad | Psychological Bulletin, 2008, Vol. 134, No. 6, 779–806 | Impact Factor: 14.76, DOI: 10.1037/a0012815 |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Carsten_De_Dreu/publication/23421968_A_Meta-Analysis_of_25_Years_of_Mood-Creativity_Research_Hedonic_Tone_Activation_or_Regulatory_Focus/links/02e7e51d5113dbab5d000000.pdf<br>

3. Neural Substrates of Spontaneous Musical Performance: An fMRI Study of Jazz Improvisation | Charles J. Limb , Allen R. Braun | PLoS One. Published: February 27, 2008 | DOI: 10.1371/journal.pone.0001679


(科学之家,译审/编辑:YWY)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子午书简 » 悲伤的歌为什么会让有些人感到愉悦?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