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网络世界的黑客大战

“QQ安全中心发现您的帐号存在异常行为,请查杀木马后立即修改密码。”当你的QQ突然由在线变成离线,同时腾讯安全中心给与这样的警示时,不用怀疑,黑客刚刚“劫持”了它。

黑客,虚拟世界最神秘的群体,常常形无定踪,却又让每个人不得不深陷他们制造的麻烦中。你是否曾疲于防备木马病毒、钓鱼网站、流氓软件?没错,这些都是他们的“杰作”。当然,你也应该听说过“黑客联盟匿名者对IS宣战”、“2001年中美黑客大战”、“白帽VS黑帽”等一系列传奇趣事,并赞叹这群网络精英们的智慧与正义感。

他们是网络世界的“英雄”,还是信息安全的“噩梦”?是“侠盗罗宾汉”,还是“大盗基德”?让我们来揭开他们的面纱。

黑客与骇客

1946年2月14日诞生了世界上第一台电子数字计算机。4年后,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一群计算机科学研究学院的研究生,经常通宵达旦地分析、研究程序,改进计算机系统。这也标志着一个群体的诞生——他们就是黑客。

20世纪六七十年代,“黑客”一词极富褒义,黑客们智力超群,他们常常“劫富济贫”,追求信息的共享与免费。破解口令、开天窗等都是这个时期的产物。但到了20世纪80年代,黑客间出现了分水岭,出现了一群“电脑捣乱分子”或是“计算机犯罪分子”,他们掌握着高超的计算机技术,并依靠这种技术实施非法侵入、偷窃、破坏等不良行为。为了区分,人们习惯上称那些以破坏为目的的黑客为“骇客”。

世界上头号骇客是凯文·米特尼克,在他15岁时,已经闯入了“北美空中防护指挥系统”的计算机主机,同时,翻遍了美国指向前苏联及其盟国的所有核弹头的数据资料。

而后,他又先后进入过美国著名的“太平洋电话公司”的通信网络系统、五角大楼的电脑、联邦调查局系统、几家世界知名高科技公司的电脑系统。据联邦调查局估计,由于凯文的系统入侵,这些公司的损失高达3亿美元,凯文也成了世界上第一个“被通缉的头号计算机罪犯”。

凯文·米特尼克最终被“美国最出色的电脑安全专家之一”村勉抓获,但他的经历仍一度被誉为黑客界的神话。

白帽与黑帽

而在中国,白帽子与黑帽子的大战也在时刻上演着。中国的黑帽以网络信息牟利,白帽以保护网络安全为职责。白帽世界里,少有科班出身的,他们在网络世界历练得游刃有余后,选择做一个网络漏洞“人肉检测器”,识别计算机系统或网络系统中的安全漏洞,公布其漏洞,以帮助系统在被其他人利用之前进行修补。

黑帽则是通过发现漏洞后,入侵网站服务器,盗取数据库内的资料,进行售卖获利。以“熊猫烧香”为例,孕育这个病毒的三个黑帽,在3个月内获利3000万。

但黑客、骇客,白帽、黑帽的划分,没有绝对的界限,在黑客世界里,由黑洗白、由白变黑的事情常常发生,而身处两者之间,游走于法律边缘的灰帽也是一支重要的黑客力量。同时,这两类群体只是大致划分,世界上还有许多因兴趣、地域不同,而成立的不同的黑客组织。比如在中国,有维护国家利益的“红客”,在国外,有由“年轻的半无政府主义”黑客所组成的“匿名者”。

一场没有硝烟的世界大战

“交通信号灯完全失灵,隧道中的汽车对开相撞,股市崩溃,通讯全部中断,所有的电视台播放着同一个画面——历任总统电视讲话的词汇片段被剪切在一起,拼凑成一篇恐怖的黑客宣言。”这是电影《虎胆龙威4》里面的科幻场景,但这也是互联网时代必须面临的现实挑战。无论黑客、骇客,白帽、黑帽,他们的计算机操作天赋,已经令各国政府和企业大为头疼。

2015年7月,两个黑客开了一个玩笑,他们远程控制了一辆克莱斯勒汽车的操作系统,让它在高速路上突然停止,然后撞进了一个深沟。结果是,汽车公司不得不召回14万汽车。

但这些还只是黑客小打小闹的的游戏,由于每个软件系统不可能做到完全没有漏洞,也由于网络世界越来越广泛的连通性,黑客已经发展为通过互联网摧毁敌国电力、金融、作战指挥等关键系统的核心“作战部队”。

2001年4月1日,中美撞击事件后,美国黑客组织不断袭击中国网站,中国以红客联盟为主的一些黑客组织则在“五一”期间打响了“黑客反击战”。随着战争的愈演愈烈,网络大战已不局限于中美两国,日本、韩国、巴基斯坦等十余个国家的黑客组织纷纷助阵,演变成了一场局部的“世界大战”。

2007年4月27日,爱沙尼亚当局不理会俄罗斯政府的抗议,坚持将苏军纪念碑“青铜战士”像迁往他处,引爆了世界上第一次网络大战。在俄罗斯爱国主义情节黑客们的攻击下,爱沙尼亚政府的通讯系统、报纸网络全部崩溃。

在这些战役中,黑客往往通过获取口令、寻找系统漏洞、放置特洛伊木马程序、电子邮件和帐号攻击、网络监听、节点攻击、偷取特权等方式发起网络攻击。

但相对于这些还是能看得见的战役相比,有些更隐秘的网络战役则在不知不觉中窃取着情报和数据。曾经让全球震惊的斯诺登事件,就是很好的利用互联网渗透技术窃取情报的例子。在棱镜门中,美国政府直接从包括微软、谷歌、雅虎、Facebook、Skype、YouTube以及苹果等在内的9个公司服务器收集信息,达到监听全球的目的。

在物联网技术已经十分发达的信息时代,与核辐射一样,网络战争虽不见血,但同样能摧毁一切。官方网站、银行、警方通讯、自动提款机、手机等随身通信设备、汽车、飞机等交通工具、甚至网上投票选举环节都能够因为黑客的进攻而瘫痪。正如美国总统奥巴马所说:“网络战威胁对于美国而言,危害等同于核武器和生物武器。”

防范黑客,加固系统是关键

一架无人武装直升机正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一个军事基地上空飞行。突然,地面指挥官失去了联络信号。黑客已经控制了机载电脑,他还会进一步劫持飞机吗?

当然,这个险情没有发生。为了测试无人直升机的网络安全,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署曾经进行了类似的演习。

演习中,黑客可以无限制地接近电脑,尽力使直升飞机功能瘫痪,甚至毁坏电脑,但他们仍然不能扰乱关键系统。对于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署来说,作为高可靠性网络军事系统计划部署的一部分,演习的目的就是为了在2018年研制出一款不会受到黑客攻击的无人机。

这次演习十分成功。同时,也验证了由澳大利亚研制的Kernel 操作系统内核的安全性。

能保持无人机电脑系统一直安全的关键,在于它的操作系统。Kernel是电脑操作系统的中央核心区,有一些可靠的特质。例如,它只能执行那些已经设定好的指令,它的代码未经同意不允许更改,它的存储器和数字系统未经同意也不能被阅读。如果黑客试图破解它,它会采取禁止行动,比如将一部手机转换成干扰机。

虽然一旦连接上互联网,往往很难阻止黑客对于一些娱乐系统的入侵,黑客可以通过侵入一个非关键的系统作为跳板,进入到像操作系统这样的关键系统中,但Kernel可以使系统间相互独立,娱乐系统的漏洞不会干扰到关键系统。

而除了加固系统,以及建设大量的网络安全公司以外,面对黑客,世界各国也开始积极“招安”。美国招募了4000余人,组建了一支“网络特种部队”。不仅美国,欧美亚等洲许多国家都已经着手建立本国的“网络部队”,黑客更是成为此军种的常客。有些骇客也可以就此转身成黑客,有些黑帽也可以就此洗白,成为网络安全大军的一份子,共同抵御“网络恐怖主义”。

但即使软件功不可破,即使网络安全大军日益壮大,各国的黑客们也会研究找到攻击硬件的方法。黑客们也许能发明传感器干扰传输信号,例如针对武器提供动力的微型芯片进行袭击,这也同样是毁灭性的。总之,网络世界大战还只是刚刚开始。


(本文源自大科技*百科新说2016年第1期文章)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子午书简 » 网络世界的黑客大战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