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互联网创业,为啥这么火?

让人沸腾的,不止是股市,还有创业。

今年五四青年节后,李克强总理亲自到中关村,感受创业氛围,鼓励年轻的创业者。总理的考察,为这个创业时代的到来烙上了一个深深的印记,宣告这是一个属于创新、属于创业者的时代。

根据国家工商总局公布的最新数据,从去年3月初正式实施商事登记制度改革到今年5月底,新登记的企业就有485.4万户,平均每天新登记数为1.06万户。这就是说,每一分钟就有7个公司成立。

互联网创业疯狂扩张

1984年,广袤的中国大地第一次打开市场经济的大门,中国第一代企业家在物资短缺的背景下摸着石头过了河。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坚定了走市场经济道路的信心,房地产市场的亮光喷薄而出。

1999年,全球化开始成为经济的主导。互联网历经低潮后重新勃发,丁磊成为2003年的大陆首富。马云、马化腾和俞敏洪等人也顺势成为中国企业界真正的创业领军人物。

我们现在经历的,是本届政府推动下的第四次创业潮。从2011年起,移动互联网的大潮就已经掀起,大批创业投资者涌入。2012年,互联网行业的投资规模不足1亿美元,到2014年,这个数字已达62.06亿美元。

在2015年国务院和各地方政府工作报告中,创业成为重要关键词。这其中,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产业创业成了浪潮的主力之一,相关企业主主体登记速度明显超过平均增速。正如人们所感知的那样,衣食住行各个方面都在被互联网慢慢改变着。

移动互联网创业窗口的开启,从本质上来说,起于智能手机的人口红利。随着无线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普及,中国很多效率低下的传统产业开始被颠覆和重构。过去两年里,在O2O(online to offline)、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等多个领域,创业者们掀起一波又一波巨浪。

2014年,吴晓波在杭州创办公司。他说:“并不是大多数人都适合创业的,事实上大多数人其实都不适合创业。”即便如此,他仍然觉得,这是创业最好的时代,不妨一试。

资金追逐好项目

创业,意味着找到一种新事物,整合所拥有的资源,运用各种手段将其开发利用。结合移动互联网,创业的过程更多的是借助网络平台进行营销。这个过程,至少需要钱、时间、人力和精力的投入。

曾经,资金问题是创业初期最大的瓶颈。不管是马云、俞敏洪还是马化腾,选择创业对他们来说简就是破釜沉舟。拿着筹集来的“百家钱”,一旦失败就是倾家荡产。

但现在,创业者似乎不再“差钱”,只要项目够诱人,备好精力和时间,投资人就会主动找上门。

在创业氛围极其浓厚的中关村,有一条创业街,为创业者提供了“找人、找钱、找技术、找市场、找圈子”的环境和氛围。国内互联网巨头的大佬们也很配合,时不时来这里坐坐,没准会遇到带着理想创业项目计划书的创业者,发现创业潜力股。

当一个点子逐渐成型,创业者会写出商业计划书,将想法更直观呈现出来,为不定时可能遇到的金主做准备。之后,创业者可以通过网上的众筹平台上传项目,让更多的人了解关注,或通过单独约谈、线下路演寻觅投资人。

一般说来,创业的第一桶金来自天使投资。富有的个人出资协助专门技术或独特概念的原创项目,进行一次性的前期投资。天使投资是风险投资的一种,但往往数额不大,从几万到几百万居多,使投资人面临的风险大大降低,有了第一桶金,创业项目就启动了。如果项目发展得好,创业公司会源源不断得到融资,将业务扩展,公司规模也不断扩大。

创业公司从起步到上市一般要经过3-4轮融资。天使投资后,就是A、B、C等轮融资,以及最后一轮上市前融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经常听到某一公司获得了X轮投资,公司估值X亿,投资后估值X亿等等。

投资人不怕亏

当然,投资人的钱也不是白给的,所谓投资,必然有利可图。通常,创业公司实际拿到的投资数额是根据估值“打折”后的数额,好让投资人占有公司的一部分股份,不然资本家就成了慈善家了。

举例来说,假设一个项目的估值为100万,投资人若注资10万,就相当于占有10%的股份。同时,这10万资金也会根据项目进展的不同阶段开发、推广到运营等分期注入。

在这股创业浪潮里,资本界甚至扮演着推波助澜的角色。投资者在前期投资中如果获利,会将资金循坏再次回吐到创投市场,加上已经完成原始资本积累的上市公司创始人和高管进入投资市场,使得天使和VC(风险投资)基金募资异常容易。

有人会想,投资人难道不担心创业者失败,那么他投出去的资金就“打水漂”。其实不然,投资人往往会同时找到几十甚至上百个项目,当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时,鸡蛋全部被打碎的概率将大大降低。而一旦有项目成功,依托互联网背景,很可能就是一本万利。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产业正是政府引导的产业方向。在今年两会,李克强总理直言不讳,国家已设立400亿元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还要整合筹措更多资金。在这样的条件下,和80、90年代相比,创业人群的压力似乎小了很多,即便项目失败,也不存在血本无归的窘境。

政策红利丰厚

在未来企业家中,大学生形成一支不可忽视的主力兵团。2012年前中国大学毕业生的自主创业比例一直在1%的比例徘徊。到2013年,699万大学毕业生成就了“史上最难就业季”。就业还是创业?更多毕业生选择后者,创业比例从1%上升到2%。到2014年,727万毕业生又将创业比例再次提高到2.9%。

以广东佛山为例,2012年该市有527位大学生创业,占总创业人数比不到8%,到2014年,这一比例提高到9.35%。根据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创业指导中心公布的数据,2013年,北京地区高校毕业生有22.9万人,有意从事自主创业的人员约占毕业生总数的10%左右。

大学生创业繁荣景象的背后,是令人羡慕的政策支持。

前几年,政府和高校热衷于建立高校创业园区、创办创业孵化基地,为大学生创业实践提供场所,设立扶持大学生创业基金,为创业企业减免收费。经过几年发育,已形成常态化。

2013年底,李克强在天津滨海新区考察时说,“大学生青年不仅要泡实验室、图书馆,也要有创业理念”。2014年年底,教育部就发布通知,提出高校建立弹性学制,允许在校生休学创业。

而总理参观中关村后,又将这些想法更向前推进了一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文件,允许学生保留学籍休学创新创业,各个高校可以配合设置合理的创新创业学分,开设创新创业教育的必修或选修课程。

对此,广州大学专门统筹资源编辑创业教材,规定学生完成创新创业课程就能获得相应学分,华东师范大学开设《创业理论与实践》课程等等,立图培养预备创业学生的理论技能。

与此相辅相成,各地政府也纷纷开辟一些有利大学生创业的服务项目,如“青桐计划”、创业训练营等专为创业者和投资人牵线搭桥。从1999年起开始创办的“挑战杯全国大学生创业大赛”至今已成功举办十四届。

创业偶像是幸运的

但在肥沃的创业土地上,总有一批佼佼者脱颖而出。中国大学生创业者也有如硅谷的扎克伯克,比尔盖茨那样的幸运儿。

聚美优品陈欧是大学毕业创业的典型代表,大家羡慕他的眼光和留学归国创业的勇气。他的名言“我是陈欧,我为自己代言”更是振奋了一批年轻人。但大家了解不多的是,陈欧最初创业做的是网络游戏。

一年前的这个夏天,脸萌APP合成的卡通头像红遍各个社交网络。创始人郭列在大学就萌生创业的想法,并参加挑战杯比赛。赛后,大家各找各的工作,该毕各的业业。

郭列意识到,通过比赛留下来的东西很虚。2013年,他从腾讯离职开始创业,第一个产品失败了。直到脸萌问世,问鼎APP Store,郭列和团队才拿到融资。

无论是“大学生心灵导师”李开复,还是“创业教主”周鸿祎,他们都曾奉劝大学生不要直接创业,要先进入社会积累一些经验。似乎,大学生创业或大学毕业就创业,成为了创业失败的另一种说法。数据显示,大学生创业成功率在全国是2%,最高的地区上海、浙江可达到4%的成功率。

我国的高等教育和社会实践需求一直难以相交,高校很难培养出实践能力强的大学生。很多大学生创业者眼光高,真正进行创业,需要独立解决现实问题时,就会发现自己缺乏实际动手的能力。创办企业、市场开拓、产品或服务宣传等工作都需要调动社会资源,并将资源得以运转,这使得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往往不能如愿。

如今,移动互联网的产品由于创业者的加入呈现喷井式剧增,在创业繁荣景象的背后,是一些互联网巨头对互联网产品的垄断。后继者在长尾效应市场苦苦寻觅,只有少数明星被大家记起,更多的产品只能胎死腹中。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子午书简 » 互联网创业,为啥这么火?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